{{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5年从4亿到12.7亿,瑞思换帅:将全面数字化

近日,瑞思教育宣布任命董事会主席王励弘为新任CEO,这位曾在贝恩资本任职13年的投行人将给瑞思教育带来哪些新的变化?在今日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上,王励弘表示,瑞思教育将把建立“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而建立素质教育综合平台以及规模化运营的能力是其强调的重点。

 

5年从4亿到12.7亿,王励弘透露未来增长来源

 

王励弘自2013年9月以来一直担任瑞思教育董事长,并于2017年10月被任命为董事会主席。据了解,王励弘已于2019年12月从贝恩资本辞任董事总经理职务。在任职贝恩资本时,她曾负责贝恩资本在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多项投资,并负责贝恩资本在中国的投资项目的投后管理工作,包括瑞思教育。王励弘就任前,瑞思教育CEO由孙一丁担任,此次退任后将留任董事会副董事长。 

 

在孙一丁任下,瑞思教育完成包括上市在内的多项任务。瑞思教育旗下拥有专注于3-18岁青少儿素质教育的瑞思英语(RISE English)和高端留学品牌领峰教育(The Edge)两大业务体系。

 

其中瑞思英语已经开发出幼儿英语Rise Start、儿童英语Rise On,以及Rise Up初高中课程,对K12全年龄段课程体系进行了升级。在瑞思赴美上市不久后,2017年收购高端留学项目领峰教育,为学员打开进入国际名校常青藤学校的机会。

 

在完成3-18岁全年龄段完整课程体系布局的同时,面对在线教育的竞争压力以及新的需求的出现,瑞思教育也推出在线欧美一对一外教课程Can Talk、以及Rise Up在线美国初高中课程(小班授课),形成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模式。

 

而在线下业务上,瑞思通过直营和加盟模式进行扩张,最新的财报透露瑞思已启动“合作转直营”战略。从2013年贝恩资本战略投资到2018年,孙一丁任下的瑞思教育学员数翻倍、学习中心从180家上升到451家,而营收也从4亿上升到12.7亿。

 

截止目前,瑞思教育版图覆盖中国、新加坡、越南等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国百余个城市发展了数百家瑞思英语校区,并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无锡、石家庄、香港等地设立多个分公司。

 

瑞思教育最新财报显示,截止到2019年9月30日,瑞思教育第三季度总收入达4.111亿元,同比增长18.4%,归属于瑞思的净利润增至3940万元,同比增长19.7%。

 

IMG_258

 

王励弘在今日的媒体交流会上透露瑞思未来增长的来源,其中,对加盟商的收购动作将继续进行,“同时也会制定更好的收购方案及收购之后的整合策略”。除此之外,未来瑞思增长来源还包括校区的拓展;在瑞思3到18岁+年龄覆盖里面,继续做大3-6岁受众的市场规模;同时在行业垂直方面,未来会考虑发力早教领域(早在今年7月,瑞思教育就对外宣布战略投资早教品牌“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NYC’)”,投资金额达千万级。);资本的力量也将发挥作用,一些与科技相关的企业将进入瑞思的收购视野。

 

建立素质教育综合平台,规模化运营能力将是关键

 

在今年2月,瑞思学科英语改名瑞思英语,并表示将进行教育理念升级,发力素质教育。

 

王励弘对素质教育的广阔前景颇为看好。据其介绍,素质教育在政策引导、教育变革和家长对孩子未来期许下,正从附属转向刚需,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取代很多人的工作,这对孩子的综合能力将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国的家长极其重视教育,在这方面的投入不断增加,中国家庭在课外教育上的投入已经到了7000亿、8000亿人民币一年的水平,而且还在以每年20%、30%的速度持续增长。”

 

但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王励弘认为,线上教育可以对线下教育进行补充,但“真正的竞争不是来自于线上或者线下的形式,而是在于谁能够提供更有效的素质教育、好的课程、好的产品,通过数字化以及其他科技手段提高学习的效率和兴趣、制定更有针对性的、个性化的学习方案和体验,达到更好的素质学习效果。”

 

在素质教育的布局上,王励弘希望建立“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这需要完善数字化运营流程,从前端到授课再到后端的运营管理,未来将全面实现数字化。

 

另一方面需要构建强延展性的素质教育综合平台。其延展性不单体现在3-18岁的课程体系的丰富和延伸,还在于横向拓展科目品类。“英语是我们的起步,但是我们可以嫁接更多其他英语教育的课程,包括试点的STEAM课程”, 王励弘介绍,这使得学员有更多贯穿个人成长的素质能力的培养。

 

但照搬国外课程体系到国内并不适用于国内学生的情况,且国内STEAM课程的课程体系、评价标准、教学流程等尚未固定,课程标准并未统一。王励弘认为,运用科技或者说人工智能,并不等于就是先进的教学理念,“我觉得有的时候过度的知识拆解,其实你无非是在模仿机器,对于学生来说短期提分肯定是有效的,但是对他综合能力培养未必是有效的,所以炫耀的科技确实不等于是教学的一个优化和质量的提高,运用什么样的科技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是我们教育者应该深思的问题”。

 

也是基于此,瑞思教育决定自己研发课程体系,目前已在北京两个校区进行试点。后续将嫁接更多素质教育课程,如编程、科学类、艺术类课程等,王励弘表示,未来也会通过整合收购的形式去丰富整个生态,“这个平台只要有一个有效规模运营的能力,其实可做的事情是非常多的。”

 

王励弘认为,很多教育公司在初期发展很好,但到中期,或者在快速发展之后遇到很大问题,其实质是不具备有效规模运营的能力。“你可能做出一个非常有趣的课件,能够上几堂好课不难,但是要想从0开始13年做到这么大的规模,然后还有很好效率和商业回报,有教育的效果,这是比较难的,也是每天要想的事情”。王励弘表示,自己其实比较少担心“某一天出现了某一个概念或风口,更多的是说,我们服务的市场是不是遵守了市场的本质,能够知道用户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能够更新自己,能够让自己面对新的挑战,能提供更高质量的新的内容和服务”。

 

(来源:芥末堆看教育  大卫 ,本站贵在分享,如有不妥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