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出生人口骤降32%!托育市场已经“未富先衰”了吗?

人口问题是中国发展最大的“灰犀牛”。

所谓的灰犀牛,是指太过常见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的风险,它与出乎意料的“黑天鹅”事件是相互补足的概念。据部分地区公布的2020年全年或前几个月的出生人口数据显示,生育率滑坡的趋势已经无可避免,人口红利结束的时代即将到来。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204.jpg

2020年各地已公布的出生人口数据,图源绕梁说

从上图数据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两个信息:

  1. 人口出生率清一色的处于下降趋势;

  2. 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在9%至32.6%之间。

出生人口连年创下历史新低,这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就连中国香港、台湾地区的人口也在2020年首次进入负增长。据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近日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布报告称,预计到二十一世纪末各个国家的人口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减少,连同日本在内的23个国家人口可能减少近一半。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241.png

随着时代的进步发展,女性思想变得越来越独立,养育孩子的住房、教育等各方面成本在不断增加。在这一背景下,不少年轻人“不愿生”,低生育率的趋势也会逐渐显现。

因此可以大胆预测,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方式鼓励生育,中国未来每年出生人口数量再也不可能超过1400万,还会朝着1000万以下急速下滑。

01.人口红利消失,首当其冲的是教育行业?

建国以来,我国出现了三次婴儿潮,第四次婴儿潮因长期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未能如期出现。为提振出生人口情况,我国分别于 2014 年和 2016 年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和全面二孩政策,其生育效应在 2016 后集中释放后逐渐消退,2017、2018 年出生人口再次下滑。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 年出生人口再次下滑,新生人口仅为 1465 万。二孩政策难以逆转生育下滑情况,我国出生人口情况进一步恶化,并预计将维持长期低迷。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302.png

从教育行业市场空间=适龄人数*渗透率*客单价的测算公式来看,人口数量是决定市场空间的重要变量。在出生人口减少趋势不可逆转的背景下,各学龄段的适龄人口逐年减少,长久来看,教培市场必然会受到影响,其中学前阶段的托育、早教市场势必最先受到冲击。

但由于我国出生人口基数大,到 2025 年前仍有 4000 万适龄人口为早教托育市场奠定坚实的基础。此外,我国早教托育市场发展较晚,现较低的市场渗透率和客单价均随着 80、90 甚至00代父母教育意识的提升和社会消费升级而呈现增长态势,有望抵消适龄人数减少的冲击并带动托育早教千亿市场发展。

02.少子化浪潮下,托育行业可参照发达国家的演进模式

南开大学人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养育孩子已经成为一种家庭经济的高消费,不仅是教育、生活成本高,养育孩子对自身继续教育、职位提升造成的影响,也是间接成本。原新指出,“3-6岁的幼儿园的教育资源本身就非常紧张,但更迫切的是解决0-3岁的婴幼儿托管问题。”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全球各国都陷入生育率滑坡的危机当中。以与中国文化、学制上更为相近的东亚国家韩国和日本为例,这两个国家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出生人口持续大幅减少,对各学龄段培训机构的规模影响已经显现。

但有趣的是,适龄人口的萎缩并没有影响到两国的幼儿园及托育行业发展。日韩两国在应对少子化的方面,针对幼托行业的政策还呈现出高度的一致性:

政府主导,借助民间力量,提高学前教育渗透率。

日本通过多元化幼教体系来保障幼儿教育需求,“带小孩”的保育园和“教小孩”的幼稚园双园并行,包括针对0-6岁儿童的保育体系和针对3-6岁儿童的幼稚园。同时政府加大财政补贴,减轻家庭儿童托育负担。幼儿教育及保育的免费化,是安倍政权的招牌政策,2019年10月起,日本3~5岁儿童在幼儿园、认证托儿所和认证儿童园等设施的费用被全额免除,日本托育渗透率仍在不断提升。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413.png

韩国对学前教育也同样十分重视,幼儿园和日托中心的双轨齐下,加上大规模的财政支援将学前教育纳入到公共教育体系内,所有种类办园类型都能受到国家相应的公共财政支持,幼儿公平教育得以保障;幼儿园以政府主导,公办学校占比超 50%。在政府的主导作用下,韩国入托率达 53.4%,幼儿园入园率超 90%。

教育市场规模=适龄人数*渗透率*客单价的测算公式来看,市场渗透率低且具备较大上升空间的托育行业,在适龄人数减少时仍可通过提高渗透率带来市场的增量。只有在渗透率触及天花板的情况下,适龄人数下降才会对行业真正带来冲击冲击。就这样看来,中国托幼行业的故事,还能讲很久。

目前,我国有3岁以下婴幼儿将近5000万,能够提供婴幼儿照护服务的社会机构仍严重不足,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而根据2016年OECD国家入托率的平均值33.2%,其中与中国文化相近的韩国和日本分别为53.4%和22.5%,我国托育市场仍有相当巨大的想象空间。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446.jpg

03.教育焦虑为托幼行业“兜底”

为升学而“头破血流”的日韩影视作品有很多,著名的有《龙樱》、《垫底辣妹》、《无理的前进》、《天空之城》等。而中国升学难的情况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教育发展不均衡、教育资源紧缺。从高考直观来看,近年来中国大学报考人数增速大于扩招速度,升学难度持续走高;2019年本科录取率仅42%,985学校录取率仅1%。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457.png

《龙樱》中的名台词有很多,其中“笨蛋和丑女都给我上东大”尤为让人印象深刻

竞争的焦虑从顶部层层传导至底部,内卷程度从早期的高考补习开始前移到学前教育。而且,孩子年龄越小,可塑性越强,父母“赢在起跑线”的信念也越坚定。因而父母愿意在学前教育阶段进行更多尝试,也更愿意为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服务买单,“豪掷千金”的教育投入冲动,根本没人拦得住。

入托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妈妈重回职场,更有利于孩子提前获得社会化适应、更有利于日后的学习与成长。

根据OECD发布的报告显示,几乎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有机会获得ECEC(即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Care,针对出生到8岁儿童护理和教育相互交织组成的幼儿托育系统)的15岁学生表现都优于那些没有参加ECEC的学生。该报告也指出,弱势儿童从ECEC中受益最多,瞄准他们将获得更高回报。

由此来看,出生人口的下降,不见得会改变学前教育的产业景气度。在东亚家庭特有的教育焦虑基础上,学前教育市场非但不会出现需求萎缩,反而有望持续进行“消费升级”。

04.万亿托育市场,“小微”或将占比70%

有托育行业报告数据预测,我国托育市场规模大约为7705亿元,加上产业链上下游,托育产业的整体市场规模实际逼近一万亿。但目前市场渗透率仅为4.1%,而根据调查显示,约有42.1%的家庭对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度为“比较需要”,23.1%的家庭“非常需要”。

根据互联网数据显示,全球托育产业呈现出明显的“小微化”趋势,尤其早期教育全球领先的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小微化”家庭托育服务机构占比高达70%;北京托育产业发展速度最快的朝阳区,个体托育服务经营者也占到了70%。

有专家分析表示,托育行业独特的两大因素,5公里婴幼儿密度、规模不经济特征,决定了“小微化”是托育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首先,5公里是家长步行、开车接送的最佳距离,这决定了社区是全球托育服务的最重要场景;其次,每个孩子都需要一定数量的老师、一定面积的活动场地,由于行业规范文件明确规定了托育园的师生比,因此单个托育园的托育成本并不会随着孩子人数增加而降低,反而会呈现大幅上升,这是典型的“规模不经济”特征。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555.png

图为闵行某托育园

在2020年12月20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在中国人口与发展论坛上透露,我国正在构建“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以普惠小微型托育机构为主体”的托育服务体系,推动将托育服务纳入基本公共服务范围。

尽管政策在鼓励建设托育机构,但江苏高邮麦贝伊恩托育中心的姚园长曾表示,托育机构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投入不少,但收费很难提升,导致生存艰难,老师的工资也偏低;同时由于托育中心只是幼儿园入学前的“周转地”,不少家庭都仅仅将孩子在幼儿园入学前半年送进托育中心,导致全年招生不停。

单店模型是每个托育机构的单元经济元,良好的单店模式是企业经营赖以生存的基础。根据广证恒生测算,不考虑税收优惠下,托育机构在90%满园率的情况下,投资回收期约26.13个月,净利率12.89%。

但如何保证满园率实现盈利,不仅仅是单店机构,还需要整个行业都需要一同摸索。在这里,我们认为对小微托育机构要最大化客户的使用周期,实现健康的盈利模式,就必须要在符合规范要求的前提下,做好服务的延伸和增值:

一、有适宜的选址

适宜的选址意味着满足“政策线”的同时还要考虑好“客户线”。所谓的“政策线”就是要根据当地已经出台的托育机构设置和管理规范进行托育场地的选择,比如要求开设在3层以下,要求面积不低于人均8平方米等;而“客户线”则意味着在选址时要充分考虑客户的感受,最基础的是优先选址在居民密集的社区里,方便家长接送,随后是一些细节,比如是否采光通风良好、有无噪音、异味等。

二、有适合婴儿的标准化一日流程

0-3岁的婴幼儿几乎在不同的周龄、月龄阶段都有不同的需求,甚至同样的月龄不同的孩子都会有不同的表现。因此托育园需要有明确的,能够满足孩子个性化需求的婴儿班一日流程,做好促进婴幼儿在身体发育、动作、语言、认知、情感与社会性等方面的全面发展。

微信图片_20210219084640.png

三、重视品牌建设和营销手段

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好的机构离不开好的品牌建设。因此要求机构举办者要结合自身机构的品牌定位,强化个性化标签,打造出特色品牌。此外,托育效果可视化也非常重要,可以通过邀请家长参加周末体验课、线上分享孩子日常等方式让家长感受到机构的专业度,还可以通过开设讲座等方式让家长对孩子的成长阶段建立合理的期待。

在传播和营销手段方面,武汉有不少早幼教机构会与儿童摄影、儿童游泳等当地机构和品牌形成合作联盟,共享资源互相导流,通过系列活动策划实现用较少的成本触达极大的潜在客群规模。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院校桥”,作者庄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