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关停、争议、新建,中国创新学校的不同命运曲线

十年前,北京八中少儿班的名班主任联合一些社会力量进行的一场教育实验。他们从全市六十万打工子弟中挑选出最聪明的一批孩子,所谓的“超常儿童”、“少年天才”,试图给他们提供稳定的、因材施教的教育,让他们不浪费天分,不从体制教育中滑落。

和他们一样,中国还有一群人在进行着另外一种形式的教育实验——建设创新学校,应用创新教育。但不同的是,创新学校并没有针对打工子弟等特定群体,是在实践一种全新的创新教育理念。

中国创新学校画像

关于创新学校,新学说在上篇(不一样的学校:颠覆传统,延展教育边界的创新学校)中介绍了全球范围内几所各具特色的创新学校。就全球语境来讲,创新学校可以是innovation school、alternative school或者是Progressive school,并没有一个标准化的定义,知变而变的学校就可以被认为是创新学校。创新学校作为一种新式教育,其出现的意义是打破传统教学带来的限制。这些学校不满于传统学校陈旧和僵硬的教学模式,主张打破传统学校的空间限制、学段、学制限制等,通过使用项目制学习、社交情感学习等,脱离既有教材等限定,呈现出了与传统学校截然不同的面貌。

相似的需求激发了相近的行动,近年来,中国出现了不少相似的创新学校。而在中国语境下,受到基本国情、学校在国家发展中所处的地位以及教育所负载的历史使命影响,中国的创新学校有了更明显的特征。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育学系副主任、副教授孙元涛认为,创新学校就是指以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为核心,亦能有效开展创新教育和实现教育创新为基本特征的教育组织。他认为,创新型学校的内涵集中体现在教育教学行为、管理创新和学校文化创新。

新学说发现,创新学校在中国的发展,和全球其他地方一样,始于对现存教育的不满。这群人不满于公立学校把学生培养成学习机器的模式,也不满于国际化学校将学生培养成外国人的现象。因此,在他们的推动下,中国诞生了一批包括探月学院、T School等在内的创新学校。但近几年,中国创新型学校的数量、增长速度都在放缓,使得其未能发展成为一种规模。

e4bc64d1b20e1df3e5b52dc346bd69e1.jpg

图源:各校官方公开平台、网络,如有错漏,欢迎指正

日日新学堂:家庭互助式学堂

日日新学堂成立于2006年9月,经过了10年的发展,截至2016年9月已有在校学生380名,教职员工115人。日日新学堂已经由家长互助式学堂成长为一所小规模的私立学校。日日新学堂目前包括幼儿园、小学部、中学部和美国普林斯顿分校四个部分。

作为家庭互助式学校,日日新学堂一直以家长们共同管理、共同出资、风险均担的模式运营。随着学生数量的增长,学堂成立了由家长代表组成的家校共建委员会,内分生活组、教研组、成长组和活动组。学堂事务由王晓峰和张冬青作为校长身份管理,但所有家长享有知情权和建议权。家长们会自发参与到学校的建设中来,有些课程的教学也由具有相应资质的家长担任。

明悦教育:回归生命、生活、生态

明悦教育的创始团队希望明悦课程体系下的学校是以中国文化哲学为核心,与多元现实世界接轨的全人教育的学校,希望在这样的学校里孩子们成长为真正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国人。

明悦教育不用分数和排名去衡量学生的成长。据介绍,该校希望教育能够回归生命、回归生活、回归生态。在明悦课程体系的设置里,体育、心理、音乐和美术课的重要性不亚于国文、数学和英语。学生们在自然中、在生活中学习如何处理好自己与自己、他人和自然的关系。

啊呜创想学校:小小教育理想国

北京昌平别墅区一个安静的小院子里,有这样一个小小的教育“理想国”——啊呜创想学校。这所学校由木耳娘和她的朋友们创立,最开始是暑期托管班,后转成全日制学校,最初的学生就是他们自己的孩子。随后,陆续有家长带着孩子慕名而来。在2016年,啊呜创想学校有8个孩子,4个念幼儿园,4个念小学。

据新学说了解,啊呜创想学校没有课表,学生们自己决定每个科目的学习任务,自己选择在什么时间完成,目的是培养学生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木子娘认为:“教师不能站在前面拉学生,要站在侧面,像教练一样把问题甩给学生。”学生自己一步步走到结论前,自主学习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就逐渐养成了。

深圳道尔顿新华公学:中国第一所道尔顿学校

美国道尔顿学校创办于1919年,目前全世界有200余所“道尔顿学校”。20世纪20年代,道尔顿制曾在中国风靡一时,由国民政府推行在公立学校设立实验班。深圳道尔顿新华公学是国际道尔顿教育协会在中国认可并授权的第一所“道尔顿制”学校,也是深圳市第一所基础教育阶段实施国际化办学实践的创新型学校。

据新学说了解,道尔顿制由学生小组、学习任务单和实验室构成。学习小组由不同年级的学生组成。学习任务单罗列学生在一个学习单元需要达到的学习目标,注重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自由控制自己的时间和进度。实验室用于学生与教师在课后讨论,为教师提供个性化教学的机会。

一土学校:想做中国的Alt School

一土教育是2016年始于美国硅谷、落地北京的教育创新项目。2016年9月,一土学校正式在北京创立。

据一土学校官网介绍,该校立足中国国家课程标准,融合中国教研能力和国际学习研究与教学方法,以期实现以学生为中心、关注学生的生命成长和幸福人生的全人教育,致力于在全球视野下,探索基础教育创新。

探月学院:像马斯克一样,登上月球

2017年5月,探月学院第一次开课,彼时的探月学院还只是依托北大附的Lab School,每周三下午为北大附的学生开课。Lab School希望通过开设六门选修课探索跨学科、项目制学习的可能性,通过小范围测试,搜集学生的反馈。

0b2b25ce7e0d162deddaeca4c58447a7.jpg

图源:探月学院官网

2019年,探月学院正式开启招生。该校没有语文课,也没有数学课、英语课和物理化学课……此外,该校也没有固定的教室,选择城市核心地段作为校区建设的场所,建设成2000-3000平米的学习空间。在选址上,该校也充分考虑与周边公共资源及学校的友好互补,依赖周边的体育馆、实验室、图书馆、商业资源等。

T School:轻资产复刻国际化学校

2018年,T School挑战者学校成立。据该校创始人马成介绍,挑战者学校要挑战的是盲目崇洋的国际学校思潮、传统应试和“填鸭式”教学痼疾和把孩子禁锢在教室的学习模式。

据悉,T School以“图书馆中的学校”为出发点,重视培养学生的阅读习惯和自主学习,将大比例的建筑面积用于建设开放式图书馆环境。此外,T School不同于大部分国际化学校的“课程少、放学早”的特点,采用全日候开放制,每天开放12小时,每年开放300天。

提雅学园:依托老牌民办校的新式全球化高中

提雅学园Theia Academy是一所以北京市建华实验亦庄中学为主体建设的新式国际化高中,目前是一所4年制或3年制的新式全球化高中。

在提雅学园的官方平台上,该校表示其课程体系没有照搬某一种或几种已有的课程体系,而在国内外主流课程体系的基础上,结合教育实践经验和对传统教育经历的反思,进行了课程体系的自主研发和构建。在课程结构的设置上,提雅学园的正式学习经历体系包含底层核心学习、领域通识学习、展开性学习三大模块。

关停、争议、新建,创新学校的不同命运曲线

尽管全球范围内的创新学校实践备受资本力量关注,但在中国社会的大环境下,做创新教育、创新学校却有这些冒险的意味。不仅受到传统教育“考试等级竞争制度”的限制,在中国的创新教育也受到中国有很多特殊的政策和限制。种种原因之下,中国各所创新学校的发展路径不尽相同。

目前,创新学校在中国仍然处在小范围的“实验阶段”。较为人所熟知的创新学校有T School、探月学院、一土学校和提雅学园等。这几所学校发展情况各不相同,其中备受业界看好的T School已因为各种原因关停,其他创新学校虽然继续运营,但也受到一定程度的争议。

从备受关注到火速关停

据新学说了解,T School仅建校100多天就已经有在校生90多名,另外还有175位新生等待下一学年入学。然而,2019年,成立仅半年有余的T School被爆发生重大变故。该校10名重要员工提交了离职申请,表示在完成当时学期任务后就会离开T School。随后,该校投资人重新任命了校长和CEO。再后来,T School投资方、创始人、校长相继发布声明,三方矛盾升级,陷入情怀与利益旋涡中无法自拔,最终导致学校关停。

备受业界看好的T School在开学半年多之后忽然爆出投资利益纠纷,被迫宣告落幕。其实纵观国际化学校行业,由投资人、创始人、校长构成的三方结构不在少数。但这样的结构看起来完美,实则暗藏隐患。学校作为非营利机构,面对商业化,本身就存在矛盾。投资人更注重的是学校是否能够快速增长和短期盈利,而校长关注的是能否培养出好学生。解决上述矛盾的关键点在于校长是否是复合型人才,双方谁能先从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

257427a67307a8b2dd49d00e722ec023.jpg

图源:Pixabay

投资人和校长类似于企业董事长与总经理,总经理是外聘职业经理人,校长也是职业经理人,都存在代理成本。职业校长很大程度上与学校创始人或董事长之间存在信任和权责利划分问题,后期一系列问题的出现很大原因都是由于前期权责利的划分不清楚。

另外,学校具备所有权的所有者和管理运营的代理者之间存在信任问题,因为前期没有沟通好权责利分配,后期的人、财、物审批权与之前的沟通不匹配。或者校长认为相比原来公立学校,权利被削弱,空间变小,本身对课程的创新及把控都没有自主权。很多情况下,矛盾产生都是因为权责利划分没有按照界定进行。

卷入争议漩涡

和很多国家不同,中国有着严格的学籍制度,而且学籍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学生的一生。在中国的创新学校中,部分依托公办学校取得了招生办学资格,并能够为其学生注册学籍。但有部分创新学校却没有取得相关办学资质,无法为学生提供注册学籍。这样的情况也使得许多中国家长对创新学校望而却步。

创新学校还备受争议的一大原因是其课程设计。创新学校的创新之处就在于其区别于传统的教学理念。但新学说发现,部分学校打着创新学校的名号,但却没有在课程设计上钻研,所谓的创新不过是从各种国际课程上借鉴。

此外,创新学校普遍高昂的学费也备受争议。据新学说了解,大部分创新学校的学费都在10万元每学年左右,有人认为高昂的学费是客户/家长对虚幻的素质教育,以及对海外名校等不切合实际的期望的估值。即使部分创新学校的教育理念和课程设计受到了大众的肯定,但高昂的学费将双方割裂开来,导致很多人认为创新教育是为特定族群的家长,特定圈层的家庭准备的,普通家长只能在应试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留学降温下,逆势新建

资本裹挟下的教育理念与学校运营矛盾、高昂的学费、无法提供学籍等原因导致不少中国创新学校的发展曲线较为曲折。但除此之外,中国也有一些创新学校的发展曲线呈现着积极向上的态势。

2020-2021年,在经过新冠肺炎疫情的“淘洗”之后,国际化教育行业逐渐形成一个共识——“留学逐步进入一个理性的时代,留学’热’迎来’降温’”。在整体远赴重洋留学热度消减、中国国际化学校家庭留学信心受阻的大背景下,探月学院迎来了新校区。同时,启动于2018年的提雅学园也开始招收第一批学生。

f422e8dc9afeef262f5d8b37de39e53a.jpg

图源:MTC官网

据新学说了解,探月学院和提雅学园都是MTC联盟的成员,这是由美国顶尖高中组成的MTC联盟(MasteryTran Consortium)推出的学生评价系统——素养成绩单(Mastery Tran),不仅可以反映学生在学习期间通用素养的发展情况,还可以用来申请近百所名校。其内容包括: 科学与数学、艺术、健康与体育、可迁移技能、沟通能力、国际公民、跨学科文字素养。

MTC的大学申请方式意味着,在全球各大高校逐渐取消对标化考试要求的今天,学生也能有一份可认定的素养成绩单来获得近百所名校的认可。

各类创新学校从诞生以来就一直被各种争议和质疑裹挟着前行。有行业专家指出,中国创新学校的数量,特别是近两年的增长趋势持续减缓。数量有限、增量减缓使得中国创新学校未能发展成为一种规模。

造成创新学校备受争议的的原因较为复杂。但无论是否是创新学校,扎扎实实研究设计教学框架和内容,并付诸实践才最重要。关于组织矛盾问题,新学说认为,组织创新的关键举措之一需要学校高层人员够组织开好战略共创会,全员参与制定上下同欲的学校发展方向。另外,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来平衡学校不同利益相关群体的诉求,尤其是投资人与职业经理人就岗位的权责利要做到提前且充分沟通。

来源:新学说(ID:NSI-cm),作者:Han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