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教育培训联盟 > 行业资讯

获蚂蚁金服超1亿投资的校宝在线,挖到了哪些大数据背后的商机?

作者:高杨   发布时间:2018-01-29 浏览量:1284 文章来源:鲸Media

外界对校宝在线的传统印象或许还停在帮助学校和培训机构通过信息系统做好业务管理的层面上,但校宝在线董事长张以弛告诉鲸媒体,这是2015年校宝在线就在做的事情。如今校宝在线做的事情不仅是帮助客户实现信息化管理,此外还能让客户通过校宝平台实现更多跨行业的互动,接触互联网带来的创新服务。基于此理念,去年11月,校宝在线与蚂蚁金服合作开办了“蚂蚁金服×校宝教培机构保险共创会”,会上,几十位学校提出了学校责任险的主要诉求。而这些诉求经过整理讨论,和之前的上千份调查报告一起,成为校宝将如何与蚂蚁保险共同打造校方责任险并将其嵌入系统的重要依据。

“我们在推广某一些管理方法,”张以弛说,“以预收款模式的培训机构为例,为什么机构资金链会断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机构使用了没有确认的收入。而校宝的报表上就有收入确认这块内容,能够帮助管理者做财务管理。”

经过近十年发展,校宝在线已成为给民办教育培训学校提供从招生、教务财务到教学、家校联系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服务了5万个教育品牌,13万个校区,总计80万的教育者。不久前,校宝在线获蚂蚁金服旗下子公司上海云鑫的C轮超1亿元投资,再次引发了人们对这家教育信息化公司的关注,外界大胆猜测校宝在线似乎有成长为“独角兽”的潜力。

从发展较快的2015年至2018年,校宝在线都在做些什么?拥有庞大数据积累、获蚂蚁金服投资之后,校宝在线又想做什么?近日,鲸媒体专访了校宝在线董事长张以弛。

▍信息化+数据化的下一步是与互联网互动

“SaaS(软件即服务)的核心价值在于服务,”张以弛对鲸媒体说,“如果不能给予机构新的价值,其实跟单纯的软件没有区别。软件只作为服务的载体,服务之所以是核心,是因为要跟整个生态打通。如何在实现信息化的基础下,利用校宝的平台,让教育机构、学校、从业者与整个大的互联网环境去互动,我觉得这是与同行的一个很大的差异点。

迄今为止,校宝在线已合作5万个教育品牌,13万个校区,总计80万的教育者。

校宝在线的客户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面向国内的培训机构,如早幼教、K12机构等;第二类是面向国际的学校和机构,包括国际学校、出国留学机构等等。从绝对数量上来讲,为面向国内的培训机构提供服务是校宝在线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

校宝在线的2017半年报介绍,校宝已采用人工智能(AI)、自然语言处理(NLP)、深度学习(DL)以及数据挖掘(DM)等技术进行服务。在AI热潮的当下,我们不免对人工智能的具体应用有所好奇。

“校宝在教学场景产品服务运用层面确实做了很多,服务线上机构的产品里涵盖了人工智能技术,包括智能批改等等,”张以弛说道,但他很快停下,又摆手,“从我的角度来讲,推出的产品价值越高,公司价值越高,校宝要做对客户价值很大的事,人工智能只是一种辅助工具,从本质上来讲,人工智能很后会与云计算一样:现在没有哪个产品真的靠云计算赚钱,但每个产品都会有一点云计算元素。这一波人工智能为什么能起来?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把壁垒垒高了,反而是因为把壁垒打低了。”

作为校宝在线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张以弛有不少光环:福布斯榜单“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杭州521人才”,他还曾攻读剑桥大学语义、逻辑、编程的博士学位。

2010年,张以弛回国创业,近8年后,鲸媒体询问起早期探索,如今的张以弛直奔主题,校宝在线的探索被他三言两语概括完毕:“很初做了一些尝试,逐渐摸清2C、2B模式之后,很后把方向落在了2B的SaaS服务上。”停顿片刻后,张以弛又笑着补充:“教育信息化服务,大家很为熟知可能是学校ERP系统,但校宝目前的教育信息化产品服务更加完善,从上游到下游都有。”

微信图片_20180129142104.jpg

校宝在线从上游的LMS学习管理系统,到前端的营销工具都有布局,具体包括校宝秀(市场招生)、校宝ERP(教务教学)、校宝家(家校服务)、经营分析、增值服务等。这本身是校宝在线一贯的打法:为一家机构提供信息系统,在帮助机构提高生产效率、节约成本的基础上来推出增值服务。

鲸媒体了解到,目前校宝在线团队共有400多人,其中技术类近200人,技术带头人是同样获得剑桥博士学位的人工智能专家、校宝CTO孙琳,此外团队中还有近百位专业的服务实施指导师,保障服务的学校落地部署系统并把产品服务用起来。

▍推广行业实践,为学校与互联网对接铺垫 

“无论产品还是服务,其实是一种管理思路的体现,这是我们服务了数万大小教育机构、学校,积累沉淀下来的,很终反哺给更多行业从业者。”张以弛笑着说,“可能听着比较玄乎,我举个例子来说。”

培训机构大多采用的是预收款模式,假如一个学生交了两万元学费,需要上一百节课,在课程上完之后,两万元学费才能算作机构收入。而许多校长在做决策时,则往往会把当前的现金收入与支出的差价当做利润。

“为什么会出现资金链断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机构用掉了没有确认的收入。”张以弛解释说,“而使用校宝的机构管理者会发现,原本只有三张报表需要查阅,突然收到五张报表,而这多出的两张表里出现来了一个确认现金收入的内容。校宝将非常关键的行为记录下来,甚至做成数据报表推送给决策人。”

“当你了解到这个系统的价值后,你可能决定使用它来代替旧的系统。这是在外界你能够看到的价值。但我们的关注点不在这。”张以弛停了停,坦言道,“我们的目标是提高运营管理效率,在我们看来,这可能比课程教学更加重要。”

张以弛认为,从上课教学的角度来说,教学服务是可以弥补的,可能一名教师上课方法不算好,讲课效率不高,但他特别负责,可以付出比较多的时间来教孩子。但管理不是靠时间来弥补的。

“而校宝一方面要帮助机构通过数据管控,提高效率、减少差错。另一方面也要帮助机构收集数据进行分析,为招生咨询、运营等重要决策提供支撑。”张以弛对鲸媒体说,这是校宝过去就在做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129142057.jpg

2015年是校宝发展速度比较快的一年,但业务自始至终一直都很明晰。“一个教育公司有三层需求:营销、教务、教学,这是线上机构和线下机构共性的需求,我们解决的是这部分共性的需求。”

以教学需求为例,LMS学习管理系统解决的是学生学习中的需求,这种教学需求与学生报名、老师排课、收学费、与家长沟通这些教务需求不同,要解决的是教学内容如何传达的问题。但老师传达教学内容,可以通过线上,也可以通过线下,因此在张以弛看来,为线上和线下服务其实是大同小异的。

“我们提供的系统有点像乐高积木,并不是定制的,但本身的配置性很强。教育机构可以用我们的系统进行设置,适应自己的业务。”张以弛对鲸媒体说。

教育机构的收费方式一般分为几种,有按课时收费、按期收费、健身房模式等。校宝在线可以提供一套收费模式,而在这个模式中还可以进行组合的变化,但变化基本来自基础的衍生。比如文化辅导机构可能要管理教材库存,而舞蹈培训机构需要管理舞蹈服库存,这是细微的变化,但对于管理的需求是一样的。

张以弛也告诉鲸媒体,线上和线下机构的业务流程是不一样的,线上机构不是校宝在线的服务重点,他表示,目前国内85%的培训机构依然没有实现信息化,校宝会在这个巨大的存量市场继续深耕。

▍以数据为核心的在线化、标准化、互联网化商业逻辑

2017年11月20日,校宝在线与蚂蚁金服合作开办了蚂蚁金服×校宝教培机构保险共创会,会上,校宝在线高级产品专家给到场老师们讲解了如何通过校宝系统接入保险业务和具体的操作流程。校宝将在系统中嵌入保险入口,老师们在系统后台便可实现选择险种等功能。

张以弛对鲸媒体解释了校宝在线与蚂蚁金服合推保险业务的背后逻辑。“培训机构都有需求买保险,公立学校常用的保险中有一种叫‘校方责任险’,如果学生在学校出事,家长可以要求学校承担责任,而学校可以要求保险公司赔付。但在实际过程中,学生上课时间、上课人数都会因为有不确定因素而随时变动,那交保险费就会比较麻烦,很好的方式是有动态的数据呈现,例如一个动态课表;此外,有了包括财务运营内的数据,也能给合作提供清晰且可靠的依据。” 

“我们想强调的,不仅是业务数据化产生的价值,而是把数据相互打通之后的价值。比如现在打通以后,校宝能给家长提供分期服务。当然,校宝不是自己进去提供分期,”张以弛说,“校宝做的是借助蚂蚁金服的金融服务能力,与机构实际需求结合起来,为行业打造落地的金融服务。”

用携程的例子来说,酒店需要自身接入信息系统连接到携程平台,携程才能清楚地呈现出酒店退订房、价格变动情况。对酒店本身来说,接入信息系统首先可以解决内部管理问题,同时与互联网“通电”后想象空间会更大。

“其实酒店行业的商业逻辑跟教育行业很相似。拿教育公司来说,分校数据在集团里流转,大概可以看出数据上的业务风险,需要做怎样的规划调整,这是数据在集团内的流转,”张以弛用三个词来总结校宝在线的商业逻辑:在线化、标准化、互联网化,而在这个过程中,关键点正是大数据的沉淀和应用。

在线化让一切保存在云端的业务数据随时随地可查,标准化则是把相关概念统一化,例如跟不同的教育机构聊课程的概念,获得的含义是完全不同的,有些机构里课程是指1对1课程、1对6课程,而有些机构里的课程则指班级,如小学数学3A是学习该课程的班级。 “在不同的机构间相互交流,就会有一些问题,要想去实施某些措施,某些概念就必须是一致的。”

“标准化之后,客户就可以知道自己的经营状况(例如满班率、续班率)在全行业品类里大概是什么水平,”张以弛对鲸媒体说,“标准化之后才能达到我们所谓的互联网化,或者说智能化。还是以携程为例,携程除了给酒店带来管控便利外,还可以提供客户线索,带来更多成交量。携程平台与酒店是相互依赖的关系。”

类似的,校宝在线想做的事情也是如此。“你可以理解为所谓的‘赋能’思想,不仅自己有能力,同时赋予他人能力。”

2017年年初,校宝挂牌新三板,年底,校宝在线获得了蚂蚁金服旗下子公司上海云鑫的C轮超1亿元融资。外界纷纷关注到这家公司,并大胆猜测校宝在线似乎有成长为“独角兽”的潜力。

“校宝的布局更加清晰了——要让可分析的数据能够与更多创新服务连接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到校宝。”张以弛说。

鲸媒体注意到,在很新的半年报中,校宝在线的净利润仍处于亏损状态。张以弛对此毫不避讳,“首先SaaS服务的收入是要确认后计入的,在服务过程结束后才能确认收入。其次, SaaS服务是第一步,这个过程中盈利的诉求与快速占领市场成为流量入口的需求相比,后者更为关键,因此校宝不追求当期的盈利。

校宝帮助机构沉淀大数据,再基于大数据为机构服务,那这些数据与行业趋势会有什么联系吗?张以弛思索片刻后对鲸媒体说,“应该是倒推的关系。比如可以看到,今年素质教育的客户中大部分机构报名人数增多了,去年可能是200名,今年是250名。又或者某个赛道的客单价比以前增加了,原本平均4000块,现在变成了4400块。那这个现象至少能反映出一些趋势。”

采访末尾,张以弛也阐述了他对教育信息化行业的理解。张以弛认为,教育信息化行业的门槛与对行业的理解有关,“竞争对手抄袭校宝的解决方案很可能不知其所以然,而其中逻辑是校宝基于大量客户服务积累、沉淀、梳理和构建的,因此实际上客户数量越多,迭代速度越快。如果只服务一两家客户,到后面就会很容易顺着这一两家客户的管理思路走。” 能否做好,跟接触的客户量足够多,有代表的客户类型是否足够有关。

0
【上一篇】很新丨新东方VS好未来:两大巨头很新财报出炉,新东方净利润大幅下滑,好未来股价大涨! 【下一篇】学前教育:降低门槛,而不是提高门槛
热点资讯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