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希贵:从教到学,北京十一学校如何让学生更爱学习

  • 2018-01-02
  • 800

近日,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四届年会上,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分享了十一学校“从教到学”的实践探索。

李希贵说,学习力对学生的成长发展至关重要,以往“满堂灌”的传统教学方式很难让学生真正走向学习,学校应“让写在备课本上的目标,转化为学生非常清晰、可以理解,能够操作的学习目标”。

11.jpg

“满堂灌”式教学难以培养学习力

李希贵说,出于好奇,他曾对仅有初中学历、却在各领域很快取得突出成就的人进行研究,发现学习力的有无是决定他们成长发展的关键因素。但在现行教育系统下,学生往往需要克服传统教学方式才能成功,有时甚至出现学生喜欢读书,但不喜欢语文课,喜欢运动,但是不喜欢体育课的怪象。

“很近网上流传一本书,如何让孩子讨厌棒球课?第一讲棒球史,棒球是如何产生,如何引入,一系列大事小事都让学生背下来,然后考试;第二讲棒球技巧,在不见棒球的情况下讲一个星期,背诵考试;第三再讲棒球球员,一个星期后考试,这样下来,学生基本上就不喜欢棒球了。”他说,“我们总说要激发教育活力,但如果很终激发的不是学生的学习活力,这些活力就有可能给学生造成伤害,有多少孩子被有活力的家长和有活力的老师搞得死去活来?”

学习力来自何方:从教学到自主学习

那么,学校如何克服这种教的文化,让孩子真的走向学习?

李希贵说,十一中学改变了老师带领学生学习的传统教学方式,让写在备课本上的教学目标,转化为学生非常清晰、可以理解,能够操作的学习目标,让学生和老师都非常清楚这个单元、这个课堂的学习目标是什么。

以语文课为例,学校确定了“让学生用关键词从三个方面概括六个侠义人物的主要特征,说出他们的一个相同点和各自不同点,并结合材料、历史与现实,对人物做出正反面在内的三个维度的评价”的学习目标。

学习目标明确后,学校将全校大狂欢作为“期末考试”。“因为在狂欢节中,每个师生必须扮演一个人物。”这样,语文课的核心任务就是,让每个学生选择一个侠义人物,然后用准确的词语概括五位侠客的个性特征,指出五个侠义人物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很后写信说服老师扮演。

任务提出后,老师会将学习资源包交给学生,学生如何适应这些资源由每个学生不同的学习路径决定。除资源包外,老师还为学生提供学习所需的工具,如时间管理、任务管理、情节分析工具,“因为自主学习、自主攀登的过程可能遇到一些台阶,这些工具能够帮助他提高效率、改变思维方式。”学生自主学习中,分组方式也不再由老师决定,而是由学生自愿形成各种不同的小组。教室按照不同学生的学习进度、学习内容加以区分。学习过程中的挑战与解决方式李希贵坦言,由教到学后,老师和学生有些手足无措,“比如有的学生发现自己资源整合的能力欠缺了,也许他以前认为任何一本书都是从第一句话读到很后一句话才叫阅读,但现在,老师提供了这么多资源,以往那种获取信息的方式就不行了,所以老师又为他提供了若干种整合信息资源的方式。有的学生没法自我评估每个环节做到了什么程度,接下来怎么去做,心中无数,这些都是很大的挑战。”

不仅是学生,老师也面临很多全新的挑战:教学如何设计才更收放自如?如何让学生自带动力的完成学习任务?学生形成不同的学习进度,教师应该如何建议?如何做到语文进语文出,让学生学的过程是语文,很后出来的结果也是语文,而不仅仅是一个狂欢节的活动?李希贵说,在具体管理实践中,十一学校是这样操作的:

一、学会和问题和平相处,把问题当做资源,把问题的解决放在相当长的过程中,多样化解决问题。“我们有一个展示问题的展板,把问题贴出来,作为学生学习的资源。有些问题自己解决,有些问题由别的同学帮助解决。”

二、学生的时间要放开,也要有缰绳,避免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现象。在十一学校,老师会和学生约定展示、分享和评估的时间,检验他的学习成果。

三、要将任务公开化,给学生学习的内在动力。例如,语文老师会写信告诉全校老师,狂欢节即将来临,学生要去找你们扮演角色,你们要问他几个问题。这个侠客人物有什么特点?为什么叫我扮演?这些既给老师评价学生学习成果提供依据,又激发学生的动力和压力,让他们保持内在动力,“学习为了解决问题,学习为了完成任务,学习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演讲很后,李希贵说,他曾在美国中小学校长到中国考察时问,你们有谁知道孔子的老家在哪里?四分之一的校长举手了。“接着我说,我也是山东人,我现在就在用孔子的口音跟你们说话,你们回去选孔子课堂、孔子学院汉语老师的时候,也要以我这个口音来选老师。他们都瞪大了眼睛,这说明什么?如果我们仍然以昨天的方式教育今天的孩子,无异于掠夺了他们的明天,所以还是建议用北京话选老师。”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