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知识付费刚刚开始,泛教育市场无限大

  • 2017-12-29
  • 1113

屏幕快照 2017-01-12 13.52.36.png

李笑来,畅销书作家,天使投资人,《走向财富自由之路》专栏作者,在1月7日的“内容迭代风起时·2017新榜大会”上,他认为互联网连接所有人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信息时代结束了,传媒时代已经到来。他还预言,在程序员之后,以非格式化语言工作的文字内容创作者的春天到了,并不新鲜的内容付费正在造就新的历史机遇。如果2017年,有人仅靠内容获取上亿元的收入,你一定不要感到惊奇。

以下是李笑来分享原文:

我一直觉得有一句话,被普遍说反了。我们经常说“知识就是力量,时间就是金钱”。在我眼里,讲“知识就是金钱,时间就是力量”更准确一些。

一.pic.jpg

其实知识一直都是非常不好卖的东西,因为人类普遍尊重知识的时间并不久。这两天我正在写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一个概念,就是说钱本身是有利息的,但实际上我们人类对利息的尊重很差。人类对金钱和时间的关系了解其实不是很清楚,乃至于说对利息这件事情并不是很当回事。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知识也是有利息的,它也是和时间有关系的,有些知识你知道的非常早,就可能有红利。但我们的语言甚至都没有给知识一个对应的概念,钱和时间对应的概念是利息,而知识和时间对应的概念没有,而且全世界语言里都没有,说明整个人类社会对这个事情都不够重视。

从历史中寻找方法论:建国后很大的知识网红庞中华启示录

二.pic.jpg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一直认为自己智商非常低,有很多事情并不像大家一样提前想到。到很后作为一个及格的知识分子,我懂得了一个很基本的道理——当我们想不明白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回看历史,研究任何东西先研究历史可能是对的。 

当我看到网络知识红人,却不知道怎么办时,我就开始翻历史。然后就翻到了一个人——庞中华。他应该是中国解放以后很大的“网红”,只不过那时候没有网。然后我就开始研究他,研究完,我就知道了一个知识类的网红到底应该怎么去做。 

这个人出生在农村,因为他的伯父把他带到城里去读书,后来参加了地质队,在全国如火如荼进行活动的时候,他没有参与过,他在深山老林里。六十年代中期的时候,他写了篇文章发表,然后遭到批评,说他满脑子资产阶级思想。 

然后他就想自己干点什么事才能出人头地,还能不涉及意识形态,想了很久他想到写字,写字总可以了吧。然后他就开始练字,后来写得很好,写了一本字帖,然后就投稿,六年没人给他发表,六年没人出版。但是他做一件非常非常心机的事情。

三.pic.jpg

庞中华(左) 文怀沙(中)

大概在1974年、1975年、1976年的时候,他每半年就要自费买火车票来北京一趟,看看北京发生什么变化,每来一看,没变化就回去了。六七趟之后他得到一个信息,文怀沙出狱了。他觉得大势来了,就冲了过去拜访文怀沙同学,表达了对文怀沙的景仰。 

一个在监狱里待那么久没人理的人,现在千里迢迢来了个人跟你说,师傅你终于出来了,你会是什么感受?文怀沙看了他的字帖,又看他人仪表堂堂,字也写得非常非常漂亮,但字帖却六年都没有得到出版。接下来有了文怀沙的支持,有了当时文化部部长的推荐,这本字帖顺利出版了。庞中华的字帖一下子遍布大江南北,然后就有了大家对于他的记忆。 

很猛的时候,中国城市人口人均三本庞中华的字帖。今天我们还在想知识如何变现,人家是直接套现。这个历史上早就发生了。在接下来的30年里他出版了457本字帖,他的版税率有多高?35%。今天没有听说谁能拿到这么高的版税。 

经过研究庞中华,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第一,你一定想办法抱个大腿。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前年年底的时候罗振宇同学要搞一个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恰好2009年我写了一本书叫《把时间当做朋友》。然后就有很多人给我发邮件,说罗振宇侵权了。但我知道这不是个专利,所以我没理他们。大家要记得,如果你想做一个IP,如果你想有影响力,你千万不能被脑残粉绑架,谁是你的脑残粉?好比你妈妈,你干什么她都说好。然后我就给罗振宇发短信,我说你是不是在卖书,他说是的。我说你看我这本书叫《把时间当做朋友》和你“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挺配的,给你拿去卖吧。然后罗振宇就去帮我卖了,2016年好像卖了十几万册,比出版社卖得都好。

第二,影响力就是货币。我相信未来的世界里,有一种更坚挺的货币叫影响力。我请罗振宇吃饭的时候,他就跟我说,笑来,你太有钱了。然后我就说,其实你比我更有钱,我那个是比特币,虚拟的,你的影响力才是货币。你开个公众号有五百万订阅,我才五万,将来你肯定比我更有钱,因为你成长的比我更快。所以后来我就跟他合作了,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在得到App上开个专栏叫《走向财富自由之路》。 

所以,其实我真的从庞中华这里得到了很多这个时代我们做事的方法论。

互联网的创造时代结束了,文字工作者的春天来了

我有一个判断跟大家分享,这个时代已经变成了传媒时代。 

上个时代是信息时代。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大家看到一个现象,在所有的职业当中有一个职业被严重的高估,就是程序员。过去的很多年里北上广深杭的房价至少有三分之一是程序员抬起来的。 

2016年发生了一个重大的事件,2016年6月30号,微信月活用户到了8.03亿,很少有人把这个当回事,但这其实是个大事,为什么呢?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互联网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就是连接所有人,只要在中国有行动能力的人估计都已经被微信连接起了来,这是一件很惊人的事情!就是说,互联网的创造时代已经结束了,互联网真的已经连接了所有人。 

接下来我再做个预测,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可能是十年、十五年,文字工作者的价值可能会被高估。也就是说,接下来如果房价还能再涨的话,很可能是文字工作者在撑起这件事情。其实我们从纯学术角度出发的话也能解释清,必然是格式化语言先占领这个世界,然后才是非格式化语言。这里我们指的是商业世界。

四.pic.jpg

去年大家都知道,王宝强一个人的新闻干掉了所有的新闻48个小时,连奥运都废掉了,在这48小时里面你所有的东西都听不到,听到的就是王宝强、马蓉和“那个男的”。

今天我们看到很多文化工作者赚到了钱,其实背后的事实就是渠道的去中心化。 

庞中华之所以是庞中华,是因为在那个年代中国只有一个渠道,解放后,中国以知识产权获取收入的人,排名第一是毛泽东,排名第二就是庞中华。那是消息渠道、传媒渠道集中的时代,只有那么一个渠道,是你就是你,剩下的别人就废了。 

但今天不一样了,开始渠道分化了,有很多的小渠道的头部,也会换取很多的流量和很多的财富。比如说在我眼里,今年郭德钢撕X这件事情,他是被撕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不死别人就没机会。所以所有人都希望他死,所有人都来撕他,郭德纲也是个可怜人。

信任即货币,惊喜即价值

刚才我说影响力是货币,我认为更本质的是,信任即货币。这里面就要讨论一个现象,今天知识收费的时候,发现很多人是不理直气壮的,非常心虚。

五.pic.jpg

其实内容付费根本不是什么新东西。电影早就付费了,图书早就付费了,教育课堂早已付费了。但电影里有一个东西,你在看电影之前是没有试看的,顶多是宣传片。因为道理非常非常简单——惊喜即价值,一切的内容创造价值就在于惊喜。如果你有把握创造惊喜,你就收呗,往死了收,我鼓励你收。

靠创造惊喜收费是初级阶段。往下一个阶段就是要打造影响力,刚才我跟大家分享过我跟罗振宇的合作过程,我认为影响力是很重要的。到很后你要想办法提炼自己的价值观,然后影响一批人的价值观,这批人就愿意跟你一起走。

六.pic.jpg

什么是价值观?很简单,就是天天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更重要,什么很重要。比如说我做内容,我创造惊喜更重要,我创造惊喜很重要,除了之外就没有了。 

所以其实我跟别人不一样,我不研究我的读者,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十多万人,我没办法去研究,我也不想用大数据的手段去分析。道理很简单,我创造我的惊喜,你付你的钱,我们两清。我卖知识卖的非常的理直气壮。

2017年会有人仅靠内容收入1亿元以上

很多人都在讲趋势,不过我是懒得去研究趋势的,因为我认为知识付费才刚刚开始。

七.pic.jpg

2016年我们看到有少数头部,比如说我的专栏订阅10多万,创造了大概两千万的码洋。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其实这才刚刚开始。从韩寒数年前一年版税1200万到仅仅时隔两三年南派三叔版税年收入1.2亿,这些数字一次次刷新着大家的认知。所以,2017年你一定会看到很多很多的人,可能是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他们的一年仅靠内容的收入可能会达到1亿以上,甚至2亿以上。

然后紧接着要说的是什么呢?其实内容产业也只不过是过去已有商业形式的延伸,在我们今天内容创造者只收到一点点钱的时候,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像优酷这样的公司收取会员费已经好几年了,规模已经非常非常大了,所以不用对这件事情大惊小怪。

整体来说我会认为泛教育市场是无限大的,什么是泛教育市场?就是目前的正规教育体系当中并不存在的领域。十几年前新东方的崛起就是因为正规的教育体系不够完善,所以出现这样的一个校外的机构弥补,结果新东方就上市了。 

比如说,开驾校可能是目前的教育市场,但你在网上如果开一个课,讲自驾游如何避免违章,就属于泛教育,而且这个课程可能会有几万人听。10月19号的时候我在网上做了一个讲座,讲如何构建阅读操作系统,竟然有十二万人听,一个人一块钱也挺吓人的。所以说泛教育市场其实很大。 

很后分享一下我正在做的几个和知识付费有关的东西。第一个是我的微信公众号,叫“学习学习再学习”,意思是说先把学习这件事学好,再去学习更有效率。第二个是“新生大学”,2016年1月1号开始做的,我是非常认真地在做一个我认为应该存在的大学样式,目前社区已经有5000多人,都是缴费会员。还有一个是“一块听听”,12月初上线,目前已有付费用户30多万,服务号关注用户13万,累计交易额300多万。在一个人们普遍认为微信红利期已经过了的时候,这样的数据是非常惊人的。 

转过头来讲,其实这个时代就没有什么东西是过去了就没有机会的,机会永远是存在的,只是有一些人看到别人做什么然后跟风去做,所以没机会了。我相信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本文转载自新榜 作者 newrank 原文标题:《李笑来:未来十到十五年,文字工作者或将代替程序员支撑起中国房价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