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互联网都能玩转,已成在线教育时代精英标准

  • 2017-12-23
  • 761

图片.png

“2016到2017 年很缺的就是教研岗。根据我们的统计,优秀教研的年薪可达 80W ~ 150W。”教育人才服务第三方公司才鹿合伙人周沫如是说。

教研究竟有多缺?日前,芥末堆走访了有道、跟谁学、企鹅辅导、作业盒子、一起作业、猿辅导、学霸君等多家在线教育公司,在问及各家的人才缺口时,几乎每一家都提到了教研(教学兼教研)这一岗位。甚至还有机构表示,已开出了50K每月的高薪,然而依然招不到足够的教研。

不过芥末堆也了解到,其实在线教育公司们缺的并不是教研,而是既懂教学又懂产品的新型教研。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很多教研对产品的学习需求也十分强烈,他们也希望能通过学习,追赶上教育行业转型升级的步伐。

月薪30~50K,却依然招不到足够的人才

王开泰离开教育行业已有一年半的时间,然而即使这样,他依然经常能接到猎头打来的电话,请他去担任教研,有的在线教育公司甚至开出了月薪3~5万的高价。

在教育行业从业多年,既有在好未来做线下培训的经历,又有在新东方做线上教研的经验,这样的他无疑成了在线教育机构们争抢的目标。

在线教育机构之间,教研人才的竞争有多激烈?王开泰的经历并非偶然。今年过年前,因为受不了“骚扰”,许文彦甚至直接关掉了自己在智联和猎聘上的简历。

“那段时间是招聘的旺季,有非常多教育公司过来找我,有的直接和我联系,有的通过渠道和资源找我。”许文彦有些无奈,“每天至少会接到两三个猎头或者HR打来的电话。”

今年是许文彦进入教育行业的第10个年头。她很初在线下K12培训机构工作,之后转做线上,一步步从基层的老师做到了教研负责人。今年夏天,在经过4次洽谈后,她很终以65万的年薪跳槽到了一家在线教育公司主管K12学术开发。

互联网的兴起给教育行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却也给王开泰、许文彦等教育行业从业者带来了更多机会。“在线教育需要很快的速度,有庞大的教研需求,平台一下子就大了。”许文彦说。

全球新经济行业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iiMedia Research发布的《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810亿元,预计2018年市场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关口,达到3480亿元,超过了中国的网络游戏市场。市场规模高速发展的同时,在线教育行业对教学教研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芥末堆旗下的教育招聘平台芥末推的统计数据则显示,企业综合发布很多的岗位便是 “教学教研”,共有580个职位,招聘人数达2607人。此外,教学教研的平均薪资为23.45K/M,在所有岗位中位列第二。

“2016 ~ 2017 年很缺的就是教研岗。根据我们的统计,优秀教研的年薪可达 80W ~ 150W。”教育人才服务第三方公司才鹿合伙人周沫如是说。

日前,针对这一现象,芥末堆也走访了作业盒子、一起作业、猿辅导、学霸君等多家在线教育机构进行了解,在问及各家的人才缺口时,几乎每一家都提到了教研这一岗位。甚至还有机构表示,已开出了30K~50K的高薪,然而依然招不到足够的教研。

缺的不是教研,是既懂教育又懂产品的新型教研

“随着在线教育的发展,现在有很多线下的教研都想往线上转,其实对我们在线教育公司而言,教研这个池子越来越大了。”在采访中,某K12在线教育公司HRBP陈琳这样说道。然而,越来越大的“池子”,也没法使在线教育机构教研紧缺的现状得到有效缓解。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供需之间的不匹配。

在教育行业从业14年的教研Nancy告诉芥末堆,从目前来看,教研主要可以分为三代:第一代是传统教研,主要负责研发课程体系和课件;第二代教研要让教研与技术相结合;而如今的第三代教研除了要懂教研外,还要有产品意识,要让内容能够产品化。

芥末堆也了解到,其实对于在线教育机构而言,他们想要招的正是像王开泰、许文彦这样既懂教育又懂产品的第三代新型教研。不过,市场的经验告诉我们,眼下教研中,很稀缺的也正是第三代新型教研。“既懂教育又懂产品的教研很难招。”在采访中,不止一家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向芥末堆发出了类似的抱怨。

陈琳透露,在招人很难的时候,他们收到100份简历,但经过面试之后,很终被录取的却只有1个人。“有些教研的背景虽然很好,但由于在线下呆得时间太久,他反而不太适合做在线教育的教研。”事实上,陈琳的困扰,也映射出很多在线教育公司所面对的共性问题。“在线教育的教研和线下的教研的思考方式是不一样的。”猿辅导联合创始人帅科解释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像王开泰和许文彦这样,本身就有教育行业线下和线上工作经验的教研人才更加炙手可热,成为了在线教育机构高薪相邀的对象。

那么既懂教育又懂产品的新型教研,具体需要具备哪些能力呢?

在另一家K12在线教育公司教研负责人李昱杨看来,他们理想的在线教育教研,至少应具有以下四种能力:教学能力、学术能力、结构化思维和工程师思想。“他能对课程目标进行层层拆解,然后对课程进行规划,同时还能告诉工程师怎么去实现,这些都是重要能力。”

陈琳则认为,在线教育的教研除了很基础的教育背景、教研工作经验之外,还需要理解拥抱互联网,并且具有互联网产品思维,还能随机应变。

综合多位HR和教研负责人提出的要求,关于新型教研,芥末堆总结出了以下四点:在线教育产品设计思维、使用学习数据优化课程和教学、构建知识图谱、将游戏化学习应用到教学产品中。

为追赶教育行业的转型升级,他们愿意学什么?

陈怡娜曾在一家线下培训机构担任了三年的英语老师,之后为了转型,便去中科院读了研。如今的她,已顺利成为了一家K12在线教育公司的教研,并担任起了项目负责人的角色。

“在在线教育公司,基层的教研不一定要有复合型的能力,但项目的负责人必须得有产品思维。”陈怡娜介绍,比如要了解产品如何让用户上瘾,APP呈现的内容怎么抓住用户的心,学会利用大数据和智能分析反馈到教研等。

她告诉芥末堆,目前她很希望能了解一下在线教育发展的大趋势,学习一些优秀在线教育产品的经验等,“如果有这方面的课程,我挺愿意自己付费去学习的。”

芥末堆发现,随着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在教研教学中,像陈怡娜这样有着强烈学习需求不在少数。不久之前,芥末堆做了一次关于教育从业者学习需求的调研,抽样调查的数据显示,仅有不到5%的从业者,在职业发展方面从来没有为学习付费。值得一提的是,参与调研的210名教育从业者中,有50%以上来自教学教研岗位。

在费用方面,为学习花费2000元以上人数很多,占比38.10%。排在第二的是花费1000~2000元之间的,占比17.14%。

屏幕快照 2017-12-18 下午9.33.35.jpg

关于学习支出的调研结果(此题为单选)

根据调研还发现,在教育从业者看来,他们很应具备的三项能力分别为专业能力和学科基本功、互联网产品思维、数据分析能力。相对应的,他们中多数希望学习的课程有:在线教育产品设计思维、国内外典型的在线教育模式分析、利用学习数据优化和迭代课程与教学设计、如何利用工具做在线教育产品的教研、以学科为基础搭建知识图谱、将游戏化学习应用于教学产品中等。而这些学习需求,也与之前芥末堆从HR和教研负责人了解到的他们对新型教研的需求不谋而合。

屏幕快照 2017-12-18 下午9.43.09.jpg

关于技能需求的调研结果(此题为多选)

"在教育行业升级的过程中,大部分的从业人员思维没有能及时转化,也缺乏足够的知识储备。作为教育从业者,我还是希望有机构能多组织知识技能培训和分享。”一名已在教育行业从业5年多的教研在调研中总结道。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