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被关停,我的孩子没有学上了”-运营专栏-中国教育培训联盟网

“幼儿园被关停,我的孩子没有学上了”

  • 2017-12-13
  • 619

QQ截图20171213102542.png

“幼儿园被关停,我的孩子没有学上了。”11月29日,百灵像往常一样将儿子送到幼儿园,当天,她接到消息,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因为资质不齐,将被关停。

日前,随着红黄蓝虐童事件爆发,北京乃至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次幼儿园大排查工作,一批不符合要求的幼儿园(多为民办园)被关停或停业整改。受此影响,不少孩子和百灵的孩子一样无学可上,很多外地在京工作的家长在给孩子联系明年就读的幼儿园的同时,也在考虑是否离开北京。

此外,众多幼儿园园长们也在为应对此次检查发愁,因为很多民办园都没有办齐所有证件。“不是不想办,而是很难完全符合条件,办不下来。”这是很多园长面对芥末堆时发出的声音。目前,已经有不少幼儿园在出售资产。

与此同时注意到,在红黄蓝虐童事件爆发前的11月14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北京市学前教育社区办园点安全管理工作基本要求(试行)》,明确各区应依托街道和乡镇,盘活辖区内闲置资源,设立一批接收3~6岁儿童接受保育和教育的社区办园点;支持、帮助条件较好的无证幼儿园,创设条件使其符合社区办园点要求。也许,社区办园点是很多无证幼儿园一个不错的出路,同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入园难”“办园难”的问题。

烦恼|孩子没学可上,北京要赶我们走了

遥遥和她老公都是外地人,在北京工作、生活多年,如今住在北京东城区的胡同里。因为幼儿园的事情,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北京要赶我们走了”。

今年8月,遥遥开始给三岁的儿子找幼儿园,刚看上一家,没几天园长就打电话告诉她幼儿园已经被查封。她四处打听,听说哪里有幼儿园就去看看,找了四五家,终于找到一家让她相对满意的幼儿园:一个月收费1500元,离家近,老师耐心又细心,有活动的小院,下午五点半甚至更晚去接孩子都可以。“我对幼儿园没啥要求,安全,能教点东西,不至于(让孩子)饿着就好。”

11月29日下午,遥遥像往常一样去接孩子放学,她发现幼儿园里多了十几个人,这些人是联合执法的检查人员,他们告诉在场所有家长,幼儿园没有资质,消防通道数量不足,煤气罐做饭存在安全隐患,所以必须停课整改。当晚,园长在微信发通知,幼儿园只能再上半天,第二天下午两点开始放假半个月。

1.jpg


遥遥收到园长在朋友圈发的放假通知

这让遥遥慌了。她和老公都是外地户口,只能给孩子找民办幼儿园,附近质量好的民办园每月费用在五六千左右,对她们家来说价格太贵,而且还有名额限制。一个给孩子转园成功的家长告诉遥遥,“得托关系才能让孩子‘挤’进去”。

幼儿园即将停课,遥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她想,要么让孩子在家待半个月再说,半个月以后还没有学上的话,就只能给孩子寻找离家远一些的幼儿园。30日上午10点13分,她发微博感慨:“这次真切地感受到北京要赶我们走了。”

图片.png

幼儿园恢复上课

30日中午,遥遥发现,园长在朋友圈发了很新的通知:幼儿园经过区里检查之后又合格了,孩子们可以继续上课了。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至少现在不用再为孩子上幼儿园的事发愁

背后|全面开展幼儿园办园行为专项检查工作

事实上,彻查、整改民办幼儿园近几年一直是相关教育管理部门的重点工作内容。2010年11月21日,《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指出,在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幼儿园的同时强调,对无证民办幼儿园必须全面排查,督促整改,不达标则取缔。北京市教委也在“2017年工作要点”中提到,启动“无证幼儿园专项治理行动”,并制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

11月23日,红黄蓝虐童事件爆发后,相关部门紧急下发通知,在全国范围展开一轮对幼儿园的监管、排查工作。11月24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下发《关于开展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紧急通知,要求全国各地教育主管部门立即组织开展一次“幼儿园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工作。通知特别提到,各地要强化“准入”和“技术监管”,形成常态化监管工作机制。

现在,全国各省市已开展对民办幼儿园的大排查工作,例如,上海市计划在2017年底完成对民办三级园的第一轮督导评估工作;海南省将以3年为周期进行幼儿园评估,无证幼儿园整改不达标的将被取缔。

北京市也进一步加大了对民办园的监管力度,并提出了具体排查要求。11月26日晚,北京市教委发布通知,明确幼儿园的排查范围包括北京市每个区的各级、各类幼儿园,考察项目包括办园条件、安全卫生、保育教育、教职工队伍和内部管理等,尤其强调对消防、技防监控、食堂等安全领域进行重点检查。28日,北京市教委再一次向16区教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各类幼儿园管理的通知》。根据北京市教委要求,11月底,北京市各区教委已组建了相应的检查组,对区域内民办园进行全覆盖、无死角的核查。

实施|关停还是整改,无证幼儿园去向不明

如今,北京市对幼儿园的排查工作已经开展了约三个星期,各区教委联合街道、消防、工商、安监、计生、食药、公安等多个部门进行了全面检查。由于11月北京发生的“大兴区重大火灾”和“红黄蓝虐童事件”,“消防”和“视频监控”成了检查工作的重中之重。由于很多民办园不符合条件,面对此次排查,民办幼儿园园长们开始聚集起来,自发地建起一个个微信群。他们四处打探、分享这次检查的风声,希望能提前得到消息,借鉴他人的经验。

一般来说,证照齐全、条件较好的民办园不存在被取缔的风险,但是需要在消防、监控方面进行整改。同时,有资质民办园园长需要每天在本区的群里“报平安”,向区教委汇报幼儿园每天出勤、消防、监控等情况。一园长告诉芥末堆,汇报必须及时,如果不及时汇报,或者汇报内容有问题,街道会立刻上门检查。

然而,接触到的多数民办园园长表示,他们的幼儿园没有取得资质。对这类民办园,联合检查的部门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评估,决定是关停还是整改。

在检查过程中,有些要求是硬性的,例如场地。那些在底商、写字楼里的幼儿园会被关停,检查人员常建议办园者,将幼儿园搬到能注册、备案的地点再经营。然而,小型民办园关停之后,很难消化突如其来的经济打击。海淀区的佟园长告诉芥末堆,她办的幼儿园由于位于写字楼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就被立刻关停了。

3.jpeg


某幼儿园收到居委会通知

此次检查中,没被关停的民办园需要接受各个部门的分拨检查,并对提出的问题进行整改。目前,接受采访的民办幼儿园都已经接受了2次以上的检查,很多的一天就有两次检查。同时,园长们发现,每个区,甚至同一个区不同街道的检查标准也不一样。已经经历过三次检查的Smile园长感慨:“这个标准就是一个谜。”

以安装监控为例,朝阳区的程园长告诉芥末堆,虽然之前某公司免费为幼儿园安装了摄像头,但街道要求,监控必须使用光纤网络连接到街道文教科和公安局,所以他只能拆掉摄像头,并按照街道要求重新安装。同样位于朝阳区的尹园长则表示,自己所在街道提出的要求,虽然没有限制摄像头的种类,但家长必须能够实时看到幼儿园的监控画面。

经历多次检查之后,一部分园长已经萌生了放弃的念头。朝阳区孙园长的幼儿园已经接受了4次检查,现在每天仍然需要接受检查,她打算观望一下,如果挺不过去,就彻底放弃幼儿园,转型做其他的事情。

在一个园长微信群里,变卖家具的消息很近越来越多,“幼儿园关了,给钱就卖”“转让所有物品,需要的和我联系……”微信群愈发沉默,程园长说:“没心情,大家都在为生存担忧。”

出路|将无证幼儿园改造成社区办园点?

12月6日下午,邹园长接到电话通知,副区长要来检查。他开始紧张,不知道等待幼儿园的是好运还是厄运。“加油”“把握住机会”“从区长嘴里套套话……”将消息发到园长微信群后,园长们纷纷给他打气。

很终,邹园长的幼儿园的检查结果是:幼儿园不用取缔,可以改造成“社区办园点”。邹园长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分享到群里,并开始研究社区办园点的相关政策。

“社区办园点”是北京市为了解决“入园难”和“办园难”问题提出的解决措施之一。目前,我国学前教育资源不足,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民办幼儿园的比重已经超过公立幼儿园,在园儿童人数占所有在园儿童人数的55%。然而,大量民办幼儿园没有办园许可证,成为无证经营的“黑幼儿园”。

根据相关规定,为了拿到资质,幼儿园仅在硬件上就必须取得八级以上抗震证明和消防许可证,同时户外活动场地面积、生均面积等都要符合教委要求。有四名园长告诉,他们曾试图办理幼儿园资质需要的证件,但凭借他们自己的力量办理不了。其中一名园长透露,办理抗震、消防、卫生三个许可证,找关系办理的话,“友情价”大约需要花费十万元。因此,民办园一般在工商局注册为教育咨询公司,但这并不符合规定。

中国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调研发现,由于政府相关部门人员不够了解幼教行业,他们判断幼儿园是否符合办学资质时,往往严“卡”学员数量、场地设备等指标,忽视了当地的实际情况。他观察到,有些民办幼儿园开办时间长达近二十年,仍然无法在政府部门登记,部分地方政府甚至在幼儿园刚办起来时承诺园舍、职工达到一定条件就批资质,但在幼儿园达到条件之后反悔。这样一旦民办幼儿园出问题,可以直接撤封,不用承担责任。

储朝晖认为,虽然目前很多民办幼儿园尚未达标,但它们同样为当地幼儿提供了一定的教育条件,因此不能一味关闭,应采用更得当的监管手段。他建议,民办幼儿园的准入门槛应由专业的组织、人员制定,改变目前僵硬刻板的刚性要求,推动办学形式多样化。

为了帮助条件较好的无证幼儿园解决身份问题,2011年北京市颁布了《北京市举办小规模幼儿园暂行规定》,对小型民办园适当降低了准入门槛。今年11月14日,北京市教委发布了《北京市学前教育社区办园点安全管理工作基本要求(试行)》,明确各区应依托街道和乡镇,盘活辖区内闲置资源,设立一批接收3~6岁儿童接受保育和教育的社区办园点;支持、帮助条件较好的无证幼儿园,创设条件使其符合社区办园点要求。

在本次联合排查中,北京一部分条件较好的无证幼儿园得到了区政府的肯定,可以转变为社区办园点。但是,有园长担心,每个区的社区办园点可能会存在数量限制。在园长微信群里,吴园长看到这个消息后陷入了纠结:她希望尽快解决资质问题,但面对新出台的政策,又不知道是否该向区教委寻求帮助,“我怕是自投罗网”。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园长和家长姓名均为化名)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