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央视批在线教育“变味”,在线教育的野蛮生长环境要结束了吗?

  • 2017-11-25
  • 885

图片.png

近几年我国在线教育产业发展迅猛,涌现了猿辅导、一起作业等多家新锐独角兽企业。而任何一个产业的野蛮生长都是有时限的,对于在线教育来说,这种信号也早就释放过,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就提交了关于《关于加强互联网教育立法的议案》,建议加强和完善互联网教育相关的法律法规。

而就在昨天,关于规范在线教育产业的信号再次传出,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昨日以《变了味的学习APP》为题,对目前的在线教育平台缺乏监管与资质的问题进行了报道。

在这段时长七分半钟的新闻中,云朵课堂、作业帮和阿凡题等多家在线教育公司被点名。而从资质问题上看,所有涉及在线教育服务的公司都有涉及不合规的可能性。

央视报道:无审核,开办在线网校仅需五分钟

云朵课堂是央视此次报道中主要提及的企业。根据公开资料,云朵课堂是一家提供在线教育网校系统、网校搭建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其官网内,有包括“五分钟独立网校上线”、“无需美工与编程”等宣传字样。

图片.png

云朵课堂的工作人员对央视记者表示,个人开办网校只需提供身份证即可,企业用户也仅需双方盖章签字,没有任何其他要求。在面对是否需要教育相关资质的问题时,云朵课堂方面称:“主要的资质在我们这边,您其实算是我们的一个小分支。”

此后,央视记者进一步追问是否任何人都可以开办一个在线教育平台,云朵课堂的工作人员也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图片.png

央视的报道称,这样的问题并非个例。包括被报道所提及的作业帮、阿凡题,目前在网页及App端上有大量提供教育培训服务的公司及品牌,但多注册为科技公司,并未向教育相关主管部门注册。

2000年,教育部在《关于加强对教育网站和网校进行管理的公告》中明确,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举办冠以中小学校名义或面向中小学生的网校和教育网站,必须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同意,并报国家教育行政部门核准。

根据这份文件,央视在报道中认为,大量在线教育公司都存在资质问题。而由于没有被纳入监管范围,在线教育也暴露出了内容涉黄、教师虚假宣传等严重问题。

办证无门?法规亟待明确

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院信息处副处长唐亮对央视记者表示,大多数以App形式提供的在线教育服务的公司,都以商业机构的形式进行注册,少部分地区对此类互联网信息服务的前置审批有相应的要求。但从大区域来看,还没有形成明确有效的管理制度和措施。

一位业内人士对芥末堆表示,形成目前的状况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大多数公司在创立之初并没有提供实际的辅导、培训服务,而是以题库、拍照搜题等产品为主,因而必须以商业性质的科技公司名义进行注册。其次,在目前的政策法规与实践中,在线教育公司很难拿到《办学许可证》等相关资质,几乎不具备可操作性。

事实上,有关在线教育资质的讨论在很早之前就已开始。2017年6月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针对“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的问题,做出了关停整改的处罚决定。而根据芥末堆的调查,教育企业中仅有清大学习吧和新东方在线持有该许可证。

且与《办学许可证》的状况类似,除现有的588家持证网站外,该证书现在几乎不再发放。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在线教育从业者表示,“在线教育基本不涉及敏感的内容,在视听许可证方面相对还比较安全。但随着官方媒体对资质问题的关注,在线教育很可能会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民促法已正式实施,在线教育新政将至?

不只是在线上,整个民办教育领域的“合法身份”问题都是悬在所有教育培训公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自2017年初起,上海就曾连发多项政策与措施,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整顿。据公告称,上海在六月即已梳理出教育培训机构近7000家,其中证照齐全的 2000 多家,有营业执照但无教育培训资质的 3200 多家,无照经营的有 1300 多家,并开展了关停无照经营机构、整改无资质企业的措施。

但对整个民办教育行业来说,2017年仍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份。随着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于九月一日正式生效,经营性的民办教育机构终于获得了合法的身份。各地实施细则的陆续公布,也被认为是结束培训机构无序竞争和各类乱象的利好。而随着在线教育的重要性、行业占比日益提升,家长学生、老师以及行业内,也都出现了对行业规范化的诉求。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在线教育确实应该有一个基点,这个底线被突破后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包括知识的错误传播、以及用不正确的方式进行教授等等。很重要问题则是没有人来进行判定,广大消费者在这方面并不专业。因此相关的立法应该尽快出台。”

据消息人士透露,与在线教育相关的立法的确正在酝酿之中。而对于“新政”所带来的影响,某大型在线教育公司高管对芥末堆表示:“政策法规上的规范化是一个新兴行业发展的必经阶段,而相关立法对行业发展的实质影响,可能在于提高准入门槛,并让已经存在的差距继续拉大。”

有分析人士指出,师资问题可能是在线教育在监管层面要面对的核心问题。例如以外教为主打的教育平台们,需要解决海外老师的资质认证问题,而以公立学校老师兼职为主的K12平台,也有很大被整顿的可能性。此外,在近年来多次出现的培训机构跑路问题,也并不排除发生在互联网教育公司中。针对线下培训机构所设立的“保证金”制度,可能也会被引入到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中。

新政的到来,或许将意味着狂奔数年的在线教育将告别野蛮生长,进入新的时代。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