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颖民:未来学校无围墙不分学科

  • 2017-11-23
  • 763

广东省中小学校长联合会会长吴颖民谈教育变革:

未来学校无围墙不分学科,广州首个 “STEM课堂”带动新风潮

“未来学校可能与传统学校有很多不同,不是一定有围墙,不是一定要有固定的老师和学生!”提及到未来学校的巨大变革,广东省中小学校长联合会会长、原华南师范大学副校长、原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吴颖民堪称“一语惊人”。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未来学校不但没有围墙、没有师生的固定组织,甚至连学科之间的鸿沟也彻底打破。4月27日下午,广州市教育研究院的教研员们观看了南武中学STEM项目汇演。南武中学是全国第一家从美国完整引进STEM项目的学校。学生在课堂上并非只听某科老师讲课,而是进入“模拟城市”等“游戏”中,所有学科的知识都要用上。

实际上,这一幕只是很新国际教育的风潮——创客教育与广州基础教育碰撞交锋的一个缩影。吴颖民评价这次汇演是广州中小学创新教育的“星星之火”,“教育行政部门已经介入了。”并且,2016未来学校国际论坛.中小学创新教育论坛将于5月27日举行,届时,中外知名学者将共论创新教育,创客教育的示范性课堂也将在现场解开神秘面纱。

134483374.png

谈未来学校:没有围墙,无固定师生?

“未来学校可能与传统学校有很多不同,不是一定有围墙,不是一定要有固定的老师和学生!”吴颖民表示, “现在网络技术超越时空,可推动我们当前教育变革,为学校教育教学方式、管理方式带来变化,对现在中国基础教育也有很好的推进作用。”

那么,未来学校是否会彻底消失,学生们全部可以“云上学习”,在家里通过互联网就能完成全部学习过程呢?“不用担心学校会消失,人际交往也是学生成长中的必要环节和土壤。计算机虽然可以完成学习,但替代不了人际交往和情感沟通。未来学校形态怎么样,未来学校教育怎么样?既要关注科学技术进步,还要关注科技进步对人才素质的要求。未来学校一定是未来以人才需求为根本出发点,更好地运用新的技术融入到教育中。”

吴颖民还提及到当前中国基础教育与国际接轨的问题,“全球化信息化使我们能够更好利用资源,现在不是闭关自守的年代。”

谈教育变革:高考改革推动教育更多尝试

吴颖民进一步指出,对于中小学生而言,需要改变现时课堂培养的目标,让学生扎实地学会独立思考、学会自己分析问题,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批判性思维,使其善于思考分析问题,不要以追逐标准答案为主要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广东高考改革方案确定,吴颖民特别指出:“可喜的是,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了学生的学习过程,考生 ‘3+3’中有3门科目可以选择,也可以把高中三年活动记录下来,让大学参考,这是有所进步了,正朝着更全面更立体的方向去评价学生。”

在这种新变之下,吴颖民呼吁,应鼓励基础教育阶段的一些学校作勇敢的尝试,“如顶尖重点一本率再增长一两个百分点已没有太大意义,应该思考如何培养更有个性、全面发展的人,尝试作人才评价和教学管理改革。”他认为,例如,高中可以进行走班制、导师制、选班制等更多尝试,建立信息课堂,开设更多选修课。

谈创客教育新风潮:消灭学科鸿沟的课堂

此前,移动互联网时代下截然不同的学习场景、信息技术对传统教育的颠覆与冲击,引发社会、媒体与教育界的广泛关注。而在今年,在互联网背景下更多革命性的教育新模式在广州中小学校中涌现,继续引发众多争议。

其中,随着创新教育这一理念的诞生,随即也出现了“互联网教育”、“创客教育”、“创新课程”等新兴的教育理念,目前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广雅中学、南武中学等学校,都已开始有机器人编程、3D打印等方面的创客教育相关课程。

4月27日下午,广州市教研院的教研员们齐聚南武中学,观看南武中学STEM项目汇演。南武中学是全国第一家从美国完整引进了STEM项目的学校。南武中学让学生在课堂上就能进入“模拟城市”等“游戏”中,通过动手做和动脑思考中培养科学素养和创新能力。在建造“模拟城市”的过程中,生态环境、垃圾处理、土木工程等方面都必须考虑到,运用到的知识远远超出课本单一学科所学的。

所谓STEM学习项目,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英语首字母缩写,其综合了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等学科,具有跨学科、跨领域的特点。

“未来学校”打破了名校与普通学校间的围墙,打破了老师和学生的固定组织,而作为未来学校中的一个崭新部分的创客教育,则进一步打破了各学科之间的壁垒。吴颖民评价道,STEM属于创新的教育观念,可以让学校教育各学科之间产生更好的交叉,更多地打破学科壁垒。虽然中国的考试是分学科的,但在校外世界要解决问题,并不是单学科就能解决的,一定是多学科融合运用的,“现在STEM在南武作为综合实践课程,一定需要数学、物理、艺术甚至计算机等多学科老师一起操作。”

你追我赶:培训机构、国际学校“抢滩”创客教育

值得的关注的是,STEM类似课程虽然在学校里刚刚起步,但校外很多机构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推行了。甚至有六岁小孩的家长反映,接二连三有培训机构致电他推介STEM课程。“对于教育创新,很敏感的是培训机构,因为他们有更强烈的市场触觉,如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云教学这些新技术很快速的是培训机构,而不是学校。”吴颖民介绍,例如培训机构有利用STEM做无人机机器人的课程,“即使只是简单做一个航模,也一样可以综合各科知识,包括如何选择材料、讲究造型艺术等,这也是可以开发智力的、较好的形式。”

吴颖民同时也指出,目前广州中小学创新教育推行得很好是国际学校。“国外人才选拔的理念就是要更多元地去评价,尤其不仅仅看考试成绩,还要评价学生是否有社会责任感,是否实践自己的目标,有没公益心、抱负和责任感等。”

谈发展:校长需要勇气践行创新教育

创客教育已经登陆广州的中学和培训机构,那么,在现行应试教育的体制下,这一崭新的教育风潮将有怎样的发展趋势呢?

吴颖民表示,应该这样看待创客教育:“中小学校长有这样的敏感性,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和一定的创业能力、品质是对的。但中小学生主要任务不是参加创业教育的活动,创业教育的对象应以大学生和研究生为主。在国外大学里,对于学生创业的扶持是做得非常好的。”

另一方面,吴颖民还提到,“创客教育在中小学的发展趋势,取决于行政部门的认识。”

他认为,现在有很多校长可能受制于高考压力,缺乏推进创新教育的勇气。“校长们在推进课程改革创新教育同时要维持比较高的升学率,这两者并不矛盾,要有这样的勇气。我过去在华附升学率一直很高,但学生学习氛围生动活泼,脑子思维变得灵活了,考试成绩也不会差。其实,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将来在社会里的表现比考试成绩优秀更重要。”

吴颖民呼吁,中小学的创新教育更多的应该是要看有没有搭建一个平台,有没有一些鼓励机制,能否用评价来引导学生。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