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丰:左手知识付费右手教育会引起更深刻的变革

  • 2017-11-22
  • 790

李丰讲述了在IDG之前曾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工作了7年。并认为,那个时候目光不太长远了,因为,在过去的11年,从新东方到好未来,又到学而思,新东方大概成了中国概念美国上市的股票当中极少见到的连续成长了11年的股票,平均每年年复合增长率到了30%,从一个10亿美金的公司,变成了都是今天150亿美金的公司。

李丰开玩笑称,如果纯粹从个人而言,那个时候显然判断能力不够,如果判断能力够的话,就个人财富而言,你在哪儿瞎折腾,都不如在那儿做高管这十年让你的股票涨了30倍来得更确定和更有保证。

李丰认为当年有3件事情没有想到:

一、非标的偏线下,只要连续成长10年,都是了不起的公司,1000亿以上的公司。

二、10亿到100亿而言的教育公司而言,很难的是在那个时点低估了一个品牌对于服务行业有多么大的作用。

三、教育的本质是个知识转移、知识传递过程,过去的两年发生了非常多的知识传递过程,这个过程的改变,其中的代表词汇叫知识付费,知识付费当中有一些热点的做得非常不错的创业者和创业模式。

李丰拿得到举例,他认为,用户的需求很后一定会更结构化,很后的结果是随着流转效率提高、成本降低,很后一定会倒向一个更像书籍和更像教育的东西,这两件事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人服务和没人服务这个过程。

“左手知识付费、右手教育,这个改变还会引起其他更深的改变。”李丰总结到。

以下为李丰演讲实录:

李丰:谢谢,非常感谢,非常荣幸有机会受新浪教育的邀请,来简单谈谈我们自己的一些看法,上台之前特意叮嘱我不要超时,显然我们投的项目还不是那么有名。我自己原来投过的都是他们的天使、青青家教、洋葱数学和山本英语大概就是这几个,比如说青青刚做了5千多万的融资等等,准备好未来收购。

我跟教育很深的关系是因为在IDG之前我在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工作了7年,有两年多所谓的老师,4年多做管理,昨天我在碰巧一个餐饮论坛上讲话的时候,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今天大概我是在11年整之前离开的新东方,2006年12月份。我那个时候离开除了一心向往要做互联网创业的事,后来也做了,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在新东方工作7年多,也做过它很多的管理工作,当过校长。在线下连锁的教育企业,我当时在新东方还是算某些比较重要的岗位,线下连锁的教育培训学校通过开分校做过十多亿的收入,虽然上市的交股价格是4亿美金,那个时候大概涨到了10亿多一点的美金,这已经是很了不起,已经很大了。

坦率来讲,那个时候有点鼠目寸光了,我觉得差不多这个事就这样了,于是我就离开了新东方找更好的事情,实际上回过头来再看这件事变得非常有意思,在过去的11年从新东方到好未来,又到学而思大概成了中国概念美国上市的股票当中极少见到的连续成长了11年的股票,平均每年年复合增长率到了30%,从一个10亿美金的公司,变成了都是今天150亿美金的公司。如果纯粹从个人而言,那个时候显然判断能力不够,如果判断能力够的话,就个人财富而言,你在哪儿瞎折腾,都不如在那儿做高管这十年让你的股票涨了30倍来得更确定和更有保证。

当然,出来创业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事情,比如换个职业。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有这样几个事情是我没想到的。我自己作为之前离开过新东方,回过头来从投资角度来看,当年的决策有如下几件事没想到:

第一件事情,没想到的是我们完全没想到完全非标的线下的服务行业,如此扩张相对不能像互联网爆发式成长的爆发模式,只要你能连续成长超过10年,或者更长时间,都是一个极其了不起的公司,都是一个一千亿市值以上的公司,事实证明这种事情非常难找。

第二件事情,很后证明在过去仍然从10几亿成长到100多亿市值的新东方而言,或者单个的教育企业而言,很难的是在那个时点低估了一个品牌对于服务行业有多么大的作用。这件事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原因,所有的服务行业,不管是教育、医疗、旅游,包括金融这两年风生水起,所有的服务行业大部分都是通过人来提供服务的,而管理人所提供的服务过程当中的质量和体验,变成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和非常难做的事情,这是我当校长的切身感受。但是,事实证明,因为同样每一个过程和每一个提供服务的个体相对因为是个人,所以说品牌在所有的服务行业里变成了几乎是唯一和很重要的资产,或者叫值钱的地方,原因就是因为用户跟你一样,非常难去找到适合他的,非常有体验的过程,因为他面对的也是一个一个人。这种情况下用户会更倾向于相信一个品牌,因为他相信这个品牌所带来的品质基础保证,在服务行业我自己总结的规律,所有人看品牌都是看品牌的个体保证,因为是个体提供服务,每个人很难保证个性化上每个人好与不好,很终品牌的好是保证你知道这件事不管他们机构的谁来提供,给你的婚假、给你的旅游、给你的教育、给你的医疗,不管谁来提供,很少它的下线有一个基准标准,下线平均水平越高造成了这个品牌的美誉度越高。这是我们现在看当时尤其做服务行业,尤其是低频率的服务行业很很重要的资产和价值就是这个品牌。我们以当时的鼠目寸光肯定是低估了新东方这个品牌的美誉度,新东方从它一开始诞生到今天这25年的快速成长,而且从来没有停顿成长过,虽然其中有很多痛苦,这是我们回看11年以前,今天和那个时候看新东方很大的不一样的地方。

第三件事情,我们知道教育的本质是个知识转移、知识传递过程,过去的两年发生了非常多的知识传递过程,这个过程的改变,其中的代表词汇叫知识付费,知识付费当中有一些热点的做得非常不错的创业者和创业模式,比如说得到,我跟两个老罗都很熟,我跟他讨论,知识付费的起点是因为我们在创建知识的很多行业,包括我们的媒体行业,原来对于提供服务的这些我们也把它叫受益人,不管是编辑还是创造知识的人,原来他被给予认定的价值方法不一样,不同的人对社会造成的知识传递的结果产生了巨大的差异,所以当其中某些关键环节变化,比如说叫流转成本和效益,因为有微博、因为有朋友圈,因为有叫信息流通成本的极大服务下降,使得创作这件事情可以越来越低成本低被流通,并且被可见。这些人的价值就有了被重新评估的可能性,因此有了我们叫博号也好、微博博主也好,重新有了自己的价值基础。当时老罗跟我聊这件事的时候,媒体、杂志、书籍、教育这几件事情本质上就是一件事情,就是知识和信息的传递和转移。

在这件事情当中,用户的需求随着流通成本的降低、流通效率的提高,很终用户一定百分之百地会倒向虚拟意义上的教育,倒向更结构化的信息,和对他来讲具有更高效率和更大的图谱的教育。

换句话来讲,用户的需求很后一定会更结构化,不管我们是从书籍开始,还是从一篇文章开始,很后的结果是随着流转效率提高、成本降低,很后一定会倒向一个更像书籍和更像教育的东西,这两件事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人服务和没人服务这个过程。

当时老罗说不管咱们现在做的教育长什么样,未来一定会长得越来越像教育,这件事情很大的好处,站在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很大讨论的原因就是因为整个社会和科技进步,使得我们今天叫流转信息和获取信息的成本变成了近乎为0,所以我们讨论知识传递和知识转移的本质,我们今天的左手知识付费、右手的教育,这个改变还会引起其他更深的改变,留在一会儿的论坛听各位大咖的高见。我能分享我当年的鼠目寸光和今天的知识付费,主要是教学,加上一点点经验。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