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教育培训联盟 > 运营专栏

“爸爸,别创业了,好吗?”

作者:社长  发布时间:2017-10-30 浏览量:1637 文章来源:希鸥网(ID:ceobus) 谈心社(ID:txs163)

14570861_944538_meitu_5.jpg

很多成功的创业者说过,在他们创业的那些年,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未来,因为每天都在为明天是否能活下去而苦恼不已。

我才29岁,头发却白了一半。朋友都说我是工作狂,但其实,没有人是工作狂,只是不愿意输。

当我走上创业这条路,我发现自己下不来了,有多少人等着我成功,就有多少人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我一定要赢,我只能拼拼拼。为了业务,我可以陪聊、陪酒、陪笑,很怕的是赔本。 

有个创业者朋友的女儿今年7岁了,今天看他在朋友圈分享了女儿演唱的歌曲,他说他哭了,我也看哭了。

女儿说,爸爸,别创业了,回来陪陪我。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陪着,为什么我没有。他说,别人要养一个家,爸爸要养50个家。 

你永远不知道有的人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内心已经山崩地裂了……

都市人压力大,工作的焦虑,生活的苟且,对未来的迷茫,构成了一幅疲于奔命的浮世绘。

猝死、秃头、过劳肥,我还年轻我怕谁?

猝死、秃头、过劳肥,北上广的年轻人正在被掏空

上班五年,经常加班到黎明,身体各项功能开始出现间歇性功能“失灵”:

视力下降得比高三还快,每天不滴眼药水就睁不开眼;谈起腰椎疼痛,能跟出租车师傅一起讨论哪个牌子的膏药好用;脖子经常落枕,关节转两圈响三声,厚袜子遮住了脚踝,天冷还需要带个护膝……

据中青报的一项调查显示,20.1%的受访青年自认身体素质合格,50.7%的受访青年认为一般,27.4%的受访青年觉得自己处于亚健康状态,还有1.8%的受访青年表示自己经常生病。

久坐办公室,工作练智商,和同事相处练情商,却忽略了动商。

曾有一个读者在后台留言:

“上大学的时候,我妈发来的养生推文我看都不看。现在工作两年了,我把每一个养生保健的文章都默默收藏。还会跟妈妈讨论哪一种按摩颈椎的方法很舒服。穿个破洞裤都想在洞洞上贴上暖宝宝。”

工作确实使人进步,明显体现在:拿到年终奖后,想的不再是去哪里嗨一夜,而是捏背按摩的师傅能升一级了。

身体不好,情绪糟糕,工作也容易出差错,这如同不限循环的噩梦醒不过来。

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死于心脏性猝死的人数接近55万;平均每天有上千人因为各种原因猝死。加班、熬夜,从疲劳到癌症只需4步:轻度疲劳,深度疲劳,脏器变异,诱发癌变。

长时间的高压工作,导致身体功能异常是癌症的很大诱因。 

工作是为了要钱,北漂青年工作却要命。

北京某审计一组的一位27岁女员工患癌。从去年10月份就开始加班,几乎每天都是夜里12点才下班,加班到半夜一两点是家常便饭,有时候加班到凌晨4点,早上9点上班还被要求不能迟到,而且没有加班工资或加班调休。

这位女员工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后来出现一系列发烧、头痛、脖子肿的症状,可是病假却请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医院。

“感觉身体被掏空”,无人关心无人懂。

深圳女子高举“衰老算工伤”的牌子,称“年龄不到二十八,加班熬夜变大妈”,呼吁将熬夜衰老列入工伤范畴。 

无独有偶,“久坐过劳肥”也被白领阶层指认为是工伤,相比起“癌症”、“猝死”,过劳肥对于加班族来说是更为常见的问题。

对于健康的焦虑,没少给长时间码字、敲键盘的“大厦民工”们添堵。

拼命的本钱朽了,通往前程的脚步也不得不就此停下。

“做孩子的时候感到无聊,盼望着长大。长大后又向往着返回童年。我们浪费自己的健康去赢得个人的财富,然后又浪费自己的财富去重建自身的健康。我们焦虑地憧憬未来,忘记了眼前的生活。活得既不是为了现在也不是为了将来。”

多丽丝·莱辛的这段话是很多人的现状。

步入二十五岁,面临结婚的坎儿,却发现身边能说个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1994年,20岁出头的杨坤来到北京发展,也遇到了他深爱的女孩。但因为经常接不到唱歌的活,他们的生活难以维持,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人的支出都需要依赖女孩家里支援。

虽然有女友的体谅,但生活的压力还是让他们不断地争吵,吵得焦头烂额。冷静后,两人脸上都满是泪痕。回到现实才发觉,依旧没钱,依旧没希望。

很后还是没能挨过生活重锤的他们,在1998年,分手了。

因为没钱,就是没法在一起。爱她,却只能把手放开。 

1998是如此,2017也没有变好太多。

根据婚恋网站的《520寻爱大数据》显示,近一年内注册网站有明确交友目的的北京单身人群很多,其次广州与上海也沦为单身重灾区。一线城市有着丰富的权利、政治、教育、创业等资源,导致很多人的理想只能在这里才能实现。面对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谈恋爱更像是“奢侈品”。

“你心里没有我,我心里没有你,可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很高兴。”

这是很多“北漂”青年对于感情生活的真实态度。

没有资本谈恋爱,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曾亲眼见过丰美的爱情在贫瘠的现实面前凋谢得有多么快。

曾经蜷缩在出租屋相依为命的那个人,曾经一起吃泡面还相视而笑的那个人, 转眼就在人群中走散。

面包没有,爱情也会没有。

如果说爱情的反面是孤独,那他们恐怕很久都不敢翻到正面。

在北上广,年轻人不敢奢望能撑起梦想,只求温饱之余别有太多事需要感伤。

西二旗人黑着眼圈穿着运动衫,奔跑着赶上地铁的很后一班,与此同时,三里屯人西服革履妆容精致,凌晨一点还在加班。

遥远的计划,眼前的重压,寂寞的单身公寓,假嗨的苦涩面颊。当现实粗暴地让年轻人明白,不拼了命地努力就会被生活的巨浪压垮。没人帮手,也无力反抗,所以偷偷喘口气,就得继续乘风破浪。

会掉眼泪吗?可就算再多,也咸不过就要把人淹没的海水啊。

王小波曾在《黄金时代》中写过,21岁时候的自己,有着好多奢望。“想爱,想吃,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21岁时的自己,就是那么坚信,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可终究还是发现,生活就是一个慢慢受锤的过程。”

有人说,捶打带来刺痛是因为欲望太满,想要的太多。可其实,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已经被锤得麻木了。冰冷面具下,不过是希望自己别这么快就被弄垮。

北上广的年轻人并不冷淡,他们只是期盼,生活的冰冷海水中,哪怕有希望灯塔的短暂垂怜,就足以让人静默远航了。

0
【上一篇】续班有问题,这4700字解决你80%的困境 【下一篇】比技术更重要的,是教育理念
热点资讯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