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开培训机构还能赚到钱吗?

  • 文:
  • 2019-10-25
  • 340

123.png

正所谓,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家长们为了不让自家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请私人助教、找教师开小灶等等,可谓是想方设法给孩子做一系列的课后辅导和补习。目的只有一个:让孩子考上好大学!

正是基于国内家长们这样旺盛的课后辅导需求,各大教育培训机构由此应运而生。有知名的大型连锁教育培训机构,也有夫妻搭档或朋友合伙的小型辅导补习班,还有专门给小学生们提供吃饭和学习的小饭桌......教育培训行业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然而,随着教育部颁发的一系列培训机构整治禁令,整个教育培训行业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从2018年开始,教育部考虑到当前中小学生的学习压力逐步加重,发文表示要整顿教育培训机构。

而到了2019年初,教育部更是联合九大部门集中发布“史上最严减负令”!这一“减负令”,也着实让大大小小的教育培训机构受到了“重击”。

一直以来,教育行业里的各类型培训机构都处于参差不齐的混乱局面,而这其中又以中小型培训机构占据主要部分,而事实上很多小型机构是不具备开办条件和资质的。

那为什么仍然会有大量的教育培训机构涌现而出?这一行业确实很暴利!

在两三年前教育培训市场的监管力度还不像现在如此之严的时候,我大学暑假时曾在朋友开办的中小学课后辅导班中客串过几天的辅导老师,主要是给学生们解答问题、批改作业之类的工作。

我先描述一下朋友辅导班的大体情况:选址上,它位于三线城市中一个普通居民楼的顶层,是我朋友他们一家人自己住的家。差不多第九层的样子,没有电梯可以坐。由于都是中小学生,所以他们上上下下也不会嫌累什么的。

环境上,没有做任何的装修设计,三三两两的桌椅比较散乱的分开,这样用来区分每一个年级段。

人员上,朋友叫来了自己大学里玩的比较好的3个同学当搭档兼合伙人(其实也没有投资什么成本,主要是宣传的物料费)。

用餐上,朋友的爸妈负责所有人(老师和学生)的伙食,主要是晚饭,伙食费由朋友从学生的学费中扣除支付给他的爸妈。这个辅导班的大致情况基本就是上面的样子,听起来这个辅导班比较简陋加粗糙,放在今天来说,这样的课外辅导班显然是不入眼,完全上不了台面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辅导班,它的收费价格也是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他的暑假辅导班当时是这样收费的:一个学生一次性收2000元,主要辅导一下学生的家庭作业,包晚饭,并且负责接送。上课时间大概是下午3点到晚上8点,学生有小学一年级到初三。

就这样,他靠着一点点的小区宣传和朋友介绍,总共招了20多个学生,收到的学费大概是4万多元。

除去两个月的伙食费、前期的物料宣传费,再加上分给合伙老师的工资,估计1万8左右,他的纯收入大概在2万多元。

值得一提的是,他当时正在读大二,利用的也是自己的一个暑假,然后就这样用了短短2个月的时间,赚了2万多元。这也是他大学里赚取的第一笔巨款。

后来他回到大学所在的省会以后,原本想过在一线城市继续发展他的教育培训机构,然而一线城市的投入成本实在过大:房租、做饭阿姨工资、老师工资(原来的同学不想做了)、从零开始的招生宣传费用等等。

上面这些成本加起来,纯收入就没有之前在家办辅导班的利润高了。所以他也打消了继续做教育培训的念头。

现在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做教育培训机构真的暴利赚钱吗?暴利确实暴利,但那是建立在减少了某些大成本的前提下。

思考:如今教育培训机构开始逐渐走向正规化和统一化,在相关部门的严管之下,或许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暴利了。

(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