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两重天,幼教to B平台还是门好生意吗?

行业资讯 文: 发布时间:2019-05-06 浏览量:946

1.jpg

去年11月,《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至今已近半年,在这半年时间里,中国的幼教行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从上市公司到初创企业,焦虑与兴奋同时充斥在幼教行业之中。

亿欧教育曾指出,学前教育“公益化”、“普惠化”已成为发展方向,作为资本市场里曾经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早幼教资产上市通道被切断,盈利空间被压缩。一场改写幼儿园命运的“大变局”正在上演。

从行业来看,以红黄蓝为代表的民办幼儿园正在纷纷谋求转型;而同时,在政策带来变局的新形势下,壹点壹滴等瞄准新机会的创业企业获得了新的发展。

而在这场变局之中,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平台化”成为企业们的共同方向。

民办幼儿园的转型方向

从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红黄蓝、威创股份、伊顿等拥有民办幼儿园业务的公司均开始发力平台业务。在政策趋严的大环境下,幼教企业平台化一片火热。

威创股份:发展平台业务,成本提升

近日,威创股份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威创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1.7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37亿元同比上升2.82%;实现营业毛利6.33亿元,同比增长2.28%;净利润为1.58亿元,去年同期为1.90亿元,同比下降16.57%。

从利润层面来看,2018年第四季度,威创股份的净利润降幅十分明显,其四个季度的净利润分别是3095.01万元、6511.68万元、5102.94万元、1134.94万元。这与去年11月以来,政策对于学前教育的规范不无关系。

据悉,目前威创股份主要开展超高分辨率数字拼接墙系统业务(VW 业务)和儿童成长平台业务两项主营业务。威创股份介绍称,其儿童成长平台业务主要由幼儿园服务、幼儿园商品销售和多元儿童成长场景等三方面业务组成。

第四季度,威创股份的净利润下降,其背后不乏业务往平台业务转型的原因。威创股份在其年报中表示,2018年,威创股份加大在儿童成长平台业务投入,对园所运营管理教学产品研发和智慧幼教平台建设等方面的投入在一定程度上推高公司成本费用。

红黄蓝:更名,并发力平台化

今年2月,红黄蓝教育发公告称,以1.25亿元收购新加坡一家民营儿童教育集团近70%的股权,并即将从“RYB Education”更名为“GEH Education”。红黄蓝在公告中表示,希望通过新的公司名反映出自身教育平台的定位,并希望更名能够为今后的品牌、产品扩张服务。

除了发展海外并购业务和更名,红黄蓝更是通过投资的方式构建自身的多元化业务体系。此前,红黄蓝曾投资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又又国学堂”。公开数据显示,红黄蓝对外投资中,非幼儿园企业超过30家,涉及领域包括出版物、艺术培训、儿童潜能开发、会务及活动组织、教育信息咨询等多个品类。

从这一系列动作不难看出,红黄蓝在针对0-6岁儿童教育服务领域进行多元业务战略布局和平台化转型。

在去年11月,《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公布后,红黄蓝的股价曾一度暴跌超50%。而瞄准平台化方向进行业务转型已成为红黄蓝的应对之策,红黄蓝在财报中表明其未来将以儿童成长和教育创业为核心,以面向未来的智慧教育服务平台为载体,形成亲子早教、幼儿园、托育中心、家庭及素质教育四大事业版图,构筑集团化、一站式、多品牌互动滋养的学前教育一体化生态链。

Etonkids:推出KA儿童之家线上三端产品

上市公司通过业务转型进行合规操作,而未上市的幼教企业或许可以通过平台化业务分拆上市。

3月8日,Etonkids北京伊顿国际幼儿园旗下品牌KA儿童之家正式发布了KA线上三端产品——KA幼教联盟园,产品主要通过幼教互联网平台与园所培训支持结合的方式提高办园品质,包括SAAS系统、师资培训内容、家园共育系统、膳食管理系统等方面。

Etonkids北京伊顿国际幼儿园总裁、KA儿童之家CEO康雁认为:“幼教行业缺的不是教育理念,也不是优质的教育内容,缺的是系统化和规模化。”KA儿童之家的平台化业务正是解决方案之一。

除了看好这一方面的业务发展前景,政策规范带来的上市阻力也是大力发展KA儿童之家的考虑之一。康雁去年在接受亿欧教育采访时曾透露,Etonkids此前确实有上市的计划,但目前将暂时不选择上市,“而KA是可以资本化运作,可以上市的,这样的安排对Etonkids来说,会是一个更优、更理性的业务和资本架构”。

幼教平台还是门好生意吗?

当然,在幼儿园转型平台化之外,也有另外一部分企业从一开始就专注于幼教平台业务。其中,掌通家园和智慧树是较为知名的两家企业,两者均从提供技术服务起家,并开始转型技术+内容的平台。

据悉, “掌通家园”于2014年正式上线,是专注于家园共育的教育服务平台。去年12月4日,掌通家园完成由大钲资本领投的D轮1亿美元融资。在此轮融资之前,掌通家园曾完成共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新东方等。

去年4月,从家园共育工具起家的掌通家园发力转型,创始人叶荏芊曾表示,会在内容上发力,实现从工具到平台的转变。根据公开信息,截至今年1月,掌通家园已经合作了8万多家园所,上线了6万多个内容SKU,App日打开率6-8次,日活600万,日均使用时长近20分钟,但其盈利情况并未对外公布。

至于智慧树,4月23日,和晶科技发布2018年年报,其参股子公司环宇万维旗下的家园共育平台“智慧树”,不仅没能顺利完成公司2018年年初制定的盈利目标,而且亏损达2.28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智慧树的净亏损一直处于扩大态势,2015-2018年,净亏损分别为4600万元、8000万元、8340万元、2.28亿元。和晶科技在财报中表示,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需反复验证并保持快速迭代,未来如因市场环境、执行能力、模式创新等不符预期,可能会影响其商业转化的进程和效果,从而对公司的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可见,幼教平台业务能否实现盈利或许还不一定。

综合平台或成新方向

从目前来看,幼教平台将不再局限于技术、内容等单纯的某一方面,综合性平台逐渐成为趋势之一。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2018年教育发展大数据,2018年,全国拥有幼儿园26.67万所,其中普惠性幼儿园18.29万所,占比为68.57%。要达到80%的政策要求,仍有大量的幼儿园需要各方面的升级。而在教师方面,2018年,全国幼儿园专任教师共258.14万人,其中接受过学前教育专业的比例为70.94%,可见师资的培训与升级也有不小的空间。

今年2月,由原红缨教育创始人王红兵创办的壹点壹滴宣布完成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其定位就是“幼教互联网超级平台”,从生源、师资、管理、教学、家长工作等方面推动行业升级。七个月内,壹点壹滴已覆盖16000+幼儿园、200万+家庭。

可见,在幼教行业,师训、内容、管理、安全、家园共育等方面应该结合起来,在行业升级中,针对幼儿园缺乏的部分提供针对性服务。

而从传统幼儿园转型平台业务的情况来看,综合性平台也是其特点之一。KA儿童之家CEO康雁曾在接受亿欧采访时表示,目前幼教行业处于粗放的1.0时代,在基础的内容、管理和技术等方面都存在问题。

所以就当前来看,单独从技术或内容切入幼教平台赛道,或许只能将路越走越窄。

资讯快读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