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煎太急”?(致2019年教培业同仁)

  • 文:
  • 2019-04-10
  • 1860


1.png

“有证的与无证的”

这个月初,一位校长告诉我一件真实的事:在他们当地,因为整顿,有证的与没证的打得不可开交,相互举报。“有证的举报没证的非法办学,让有关部门去查证与关停,而无证机构则蹲守有证机构,去看是否有内容超纲、违规收费云云,然后也去举报相关部门去查,最终每一家都搞得人心惶惶”。

由此让我想到了去年新政刚出台的西安,在培训机构聚集的同一写字楼里,还发生过有证机构散发单页攻击在同楼上因各种原因未能取得办学证的同行,直接导致在火热的暑假招生季,不但无证机构招生受到重大损失,有证的生源也因为失去聚集效应而下降。更重要的是,普遍降低了家长对于培训机构的信任度。

同行相轻,我们其实都“有病”

同在一个圈子,尤其是教培业,资源有限、客群集中,同行间的竞争压力大,谁都想分一杯羹,培训机构间的恶性竞争从未消停过。

1、舆论压力

商业竞争中,互相抹黑、泼脏水的现象屡见不鲜。在更注重为人师表者的形象和品牌的教培行业,这样相互攻击的情况杀伤力更强,对行业的伤害级别也比较高。

2017年,小猿搜题与作业帮因为“涉黄事件”而相互指责并对簿公堂,引发业界各方关注,虽至今未有定论,但双方的品牌形象都受到损害,更对在线教育行业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2、招生压力

在培训机构间的生源拉锯战,低价课抢学生、暗地挖学生时而有之。中小机构的生源一般都是在一定区域内,生源有限,你多我就少。你有99元课,我就推出1元课,用低价抢过来;而客单价高的艺考市场,推荐费更是水涨船高,相互攀比,最后实际上真正认真做教学的反而很难赚到钱…

3、名师之争

在培训机构,名师是稀缺资源,而各家机构辛辛苦苦培养出的名师,往往会成为机构之间相互挖角的对象。即使是行业老大,也曾爆发出相互挖人的激烈斗争,而在没有企业品牌的中小机构,一个好老师就是一个好学校,名师出走的背后,往往是生源的非正常流动,搞得运营者对此都非常失望,也不敢再花大力气去培养名师。

教学本身是门艺术,其实更需要多样化的教学技术。我们教培业之所以热衷于“标准化”与“去名师化”,实则是对人才非正常流动的无奈之举,这也使得我们这个行业可以有年轻的名师,但很难有大师;我们可以赚一些钱,却赚不到尊敬。

竞争不是消灭对手,而是赢得用户

恶性竞争的根源,就是我们理解错了竞争的本质。竞争是要追求自身卓越还是打击对手? 易到创始人、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周航曾用小米进入电视领域的例子给了我们很大的启示。

过去几年,国内电视市场的总体需求比较平稳,一年的销量基本稳定在4000万台左右。而小米2013年进入电视市场,5年时间做到了出货量单季度第一,市场占有率全国前五。一家做手机起家的企业,雷军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2.png

答案在于:小米团队从进入电视业务之初,就不断强化自己的创新能力,不做红海竞争。比如一个摇控器,从原来几十个按键变成11键,从原来以电视设备信号为中心到整合网络内容为中心的一个全新的UI界面。依靠这种不断创新的用户价值主张,小米始终引领着互联网电视的话语权,销量也自然稳步提升。因为用户不关心你是不是第一,用户只关心你出了一个什么新产品,什么新功能,对我有什么新的价值。

小米电视例子告诉我们:竞争不是打击竞争对手,而是赢得用户。竞争中进攻的着眼点不是打败对手,而是能不能不断地提出更新的用户价值主张。那么我们教育培训机构,是不是要认真考虑下我们的课程产品设置是否可以更高效、让学生更高兴?而不是关心我们的规模比同行更大?

行业发展到相对成熟阶段不是竞争,而是竞合

从2018年开始,快速奔跑的教培业遇到了规范与调整,既是情理之中,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这个行业正从初期的市场认可(有需求,八九十年代)到家长认可(有付费,本世纪初)、再到国家认可(有规范,2018年),这是一个行业正在走向相对成熟的标志。

而当一个行业走向相对成熟阶段,最主流的方式不是竞争,而是竞合。在这一点上,两位行业老大都率先做出了反应:

3.png

选自多知网《2018,我们这一年》,文中提到新东方从英语单科到全科再到产业链,要向全行业开放合作,形成教育产业链。

无独有偶,好未来也发表了自己的新定位,开放平台与助力民办教育,开始了面向全球打通产业链的价值主张。

4.png

选自多知网《2018,我们这一年》

竞合不是大吃小的兼并整合,特别是在教育领域,它可以是很温情的结合与融合。每一次竞合,都是一次嬗变,受益的都是教育者。这种竞合在2019年形成了四大趋势:

一是线上与线下教学的融合,双师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二是教育链上的融合,早幼培教育的融合,素质教育与学科教育的融合;

三是教学空间及课程的整合,大力发展教育综合体;

四是基于资本纽带的品牌整合,并购重组教育集团。

结 语

2019年,民办教育风云变幻,作为其中一名运营者,我们不叹息,不等待,十五年的联盟发展,让我们坚信“团结就是力量,联盟共同发展”的朴实道理。为避免更多“豆萁相煎”的恶性竞争,我们期待更多人走进联盟,构建区域民办教育发展的小气候,在此向更多教育同行发出筹建区域教育联盟的呼吁,一起来,不内耗,联盟联天下,合伙合未来。

不为别的,因为我们是教育人,都有着知识分子天然的尊严,即使竞争,也要有尊严的竞争、即使没有能坚持到最后,也要有体面的退场。

我们期待能够通过联盟成为一家人,重塑良性竞争意识,团结行业同仁,让政策变局下的民办教育之路走得更温暖、更齐心协力,办学的路走得更从容。

联盟简介

5.png

泛亚联盟教育大会(前身是中国教育培训行业联盟发展大会,简称“联盟大会”),成立于2005年,是中国与亚洲地区最大的教培业交流平台之一,每年大会有来自全国30个省及泛亚区域10余国家和地区的教培业同仁参加。

联盟大会每年举办两次大会(自2016年起发展为三次),至今已成功举办15届,每届活动约有5000余名中外教培业同仁参与,就中国及亚洲教培业所面临的问题、困难、挑战、机遇以及发展趋势进行研讨,同时为国内外教培业的上游产品提供商与培训机构之间提供合作发展的平台。

联盟大会议程包括全体大会(开幕式)、专题论坛(研讨会)、教师培训、泛亚教育展及GCT(中国教培业联榜品牌)评选活动。

联盟大会作为国内历史最久,极具影响力的教育行业大会之一,同时也是泛亚地区非常活跃的民间教育交流的桥梁,已与多个国家及地区的教育协会或团体形成紧密合作关系,经常举办各类常态化的交流访学合作。

联盟大会为更好地促进国内各区域教育行业同仁的交流合作,自2008年开始推动各地热心教育机构组织区域联盟,进行经验交流与业务合作,现已有42个省级与学科类专业联盟,每年举行近百场各级各类交流合作会议,为促进行业良性竞争、抱团发展、资源共享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求贤榜

如你有意成为区域(市县)教育领袖,热心教育公益,具有较强平台思维;或者你是学科精英或运营高手,都可以填写下列表单,即有可能成为联盟发起人;也可以在推荐人选中填写行业影响力人物推荐,或原各级联盟成员作为推荐人,则可以更快速通过审查。

成为联盟发起人,就能与全国42家联盟机构与成员共享资源与联盟特权,成就更多未来平台业务,为自身机构可持续发展或个人事业提供更广阔平台。

十五届联盟大会将会公布第一批区域联盟与新学科联盟名单。

点击报名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