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市场、降维整合、学历职教,二级市场看到的职教风向有哪些?

行业资讯 文: 发布时间:2019-03-22 浏览量:498

1.jpg

2 月 13 日,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开始关注:

改革针对的问题是什么?

带来校内外的职教机会是怎样的?

改革的浪潮之下会不会带来新的职教物种或者平台性机会,职教赛道爆发的时间节点是怎样的?

就以上种种困惑,我们邀请了国金证券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吴劲草进行分享。

核心提示:

改革后带来的校内和校外的创业机会主要分为两部分:学历制职教和非学历制职教。学历制的指向中专、技术学校、大专甚至包括三本;非学历制的职教其实接近于地产行业,一种比较大的投资的资源导向的行业。

改革是一种政策性的普惠性的鼓励和支持,虽然不至于诞生新的平台机会,但大家可能会用更企业化的运作、更标准化的打法,就可能会把企业的市占率,包括规模化效应更体现出来,比如像考研可能会看到跨地区性的建构。

职业教育不像是K12那样是持续传递焦虑感,所以职业教育的焦虑感并不像K12是可以交叉着去传播,传播难度更高,所以从触达到转化的效率就更重要。

以下是Q&A部分:

和美国等国家对比,目前国内职教的发展到哪个阶段了,发展的大方向是怎样的?

美国不是特别有参考性的,我们以德国或者日本为例,这些国家有一些专门的职校,并不低普通大学一等,比如日本的短大,会有幼师、护士、营销人员等的专门培训,当然技修这种工程类的也有很多。

我们不能说国内的职教处于哪个阶段,也不是说外国的职业教育领先于我们,而是国内的教育形态和教育文化是不同的。我们整个1500年以来的教育形态,读书的主要目的都是“考取功名,升官发财”,而不是“学习知识,探索真理”,所以现在的情况下,大家的读书目的其实是比较一维的、线性化的目的。

所以现在整个政策的大方向是把大家对职业教育的认知抬起来,让大家切实去觉得做工程机修工不比坐写字楼的低一等。事实上我们周围有很多坐写字楼,收入并不比机修工高,未来发展也不见得比机修工要好。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从个人认知和态度上先进行一个扭转,对学历制或者考证、招录这种非学历制的国家都给予相应的一些支持,包括地税、补贴、包括土地优惠、政策开放等等,都是目前政策所主张的,只有做好职业教育才能减少各种摩擦性。

举个例子,在中学的时候学生会花大量精力学习洛伦兹力在电磁场里的计算,但它对大多数人今后的工作都毫无用途,学生时代学了太多这样的东西,形成了整个社会上的一个摩擦性的消耗和浪费,我们进行职业教育的改革就是希望能够调整这样的教育结构,让它教有所用、教有所指。

国务院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针对的问题是怎样的?带来的校内、校外的职教创业机会是怎样的?

职业教育这个行业在2019年受到了非常大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从年初到现在非常多的政策,对它进行了推动跟催化,其实这些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从2019年年初,整个中央政策方面,都对职业教育进行了非常大的的支持与促进。

还有一个是两会上提到的问题“新增100万高职招生”,它背后的影响是什么?为什么会突然进行这样一个推动?这个问题可以参考我之前写过的“中公教育”里面提到的行业分析。

近几年来,就业形势及人口结构变得越来越严峻,中央政府、国家机构对这方面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之前我们所参与的教育,其实是延续了中国多年的教育,那么中国的教育传统是什么呢?是“万般皆下等,唯有读书高”。

所以在中国历史上,职业教育作为主流正统教育是非常缺失的。在我们所处的信息化的时代,正统的教育里面已经出现了太多的摩擦——大部分人上学时学到的东西,在实际场合并没有太多用处。以至于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就业、择业甚至换业的时候感到迷茫,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职业教育不够所导致的。

还有一个直接的体现:在过去的三年考研人数将近翻倍,从2016年的170万到2019年的290万。为什么选择考研?很大原因是多数人对就业择业感到迷茫或者困的时候,就想“不如多读点书吧”做出了这样一种选择,其实也折射出来了整个社会的摩擦性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来看校内和校外的创业机会,大体上会分为两部分:学历制职教和非学历制职教。学历制的指向中专、技术学校、大专甚至包括三本;非学历制的职教其实接近于地产行业,一种比较大的投资的资源导向的行业,这是比较好的一个行业,但是资产投入等比较重。

非学历制的另一个行业指向培训,比如考证的培训:会计证、CFA、律师证、建筑师证等的培训;一些技能方面的培训:IT技能培训、财会技能培训、咖啡拉花做菜技能培训;还有一种叫做招录考试:公务员、事业单位、教师等招录考试,大体方向是这些。

根据这几个方向进行辅助性的创业,比如:师资的猎头、宿舍的装修、互联网平台的搭建等,都是基于一些基础的教育形式延展出的辅助性的东西。

这次改革会不会带来新的职教物种或者平台性机会?可能爆发的时间节点会是?

不至于达到新的职教物种或者平台,改革是一种政策性的普惠性的鼓励和支持,但是在目前关注度更高,市场热情更高的环境下,可能会出现一些更大的企业,像之前提到的中公教育这样的公司,可能会达到一个更高维度的运营体系,再通过降维的一些方式来整合一些相对零散的市场。

举例来说,考研市场一直以来是参培率很高的市场(把考研算作职业教育,合不合适还有待商榷,但是他是比较接近职业教育的一个模式)。由于考研市场一直比较零散,各个学校门口都有一些考研机构,在改革之后,考研机构可以得到更规划的管理、更企业化的运作。

很多考研机构是教师创办的而不是企业家创办的,是很小作坊的模式,改革后我们可能会用更企业化的运作、更标准化的打法,就可能会把企业的市占率,包括规模化效应更体现出来,比如像考研可能会看到跨地区性的建构。

未来职业教育的机会在哪里?

有需求的地方都有机会,参照历史经验,2010、2011年出现了 IT 教育风潮,2014、2015年的设计类如游戏设计教育,近两年甚至出现了很多开店教育、创业教育,教你如何去开一个小吃摊或者奶茶店。总体来看,什么行业在下游比较火爆而人才有缺口,那他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这是品类上的选择。

从具体的职业分类上的选择,如果资源和财力足够的话,去做一些学历制的,包括中专、技师学院、大专会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如果没有特别多的资源,可以去选择下游比较旺盛的这些做填补;或者是辅助类的,比如在线平台的搭建、师资猎头等都可以作为一个方向去考虑。

未来职业教育公司上市障碍和机会分别是什么?

职业教育相对来说上市比较容易,它比起培训比起学校是相对容易的一个板块,因为大部分职业教育登记为商业连锁机构,所以他本身还是一个工商机构含有股份制,他有清晰的审计路径,相对而言是所有行业里资金证券化路径最清晰的一个。

但是也有一些职业教育,因为时间较早所以最早是登记为民办非企业的,那么就需要把民办非企业主体剥离掉,把他的业务主体转移到工商执照的公司里面,或者可以参考一些VIE的结构,比如在外面设立一个管理咨询公司,承担学校的具体业务,但是不把学校办学的一些主体放在里面。

实际从2016年开始在A股的资产证券化上例如:开元股份、百洋股份、中公教育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成功的案例。在美股港股更是有很多的成功案例,比如达内、尚德是在美股上市的,华图是在港股提交的,职业教育的资产证券化路径相对来说是最清晰的。

三四线未来的职业教育发展如何?

职业教育不太区分一二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职业教育和K12教培不太一样,因为职业教育的需求是更广泛的,三四线城市一样面临着很大的择业,他们所面对的迷茫和困惑可能比一二线城市更多,所以这些城市的年轻人可能有更多职业教育的机会,包括学习各种技能,包括就业,甚至包括去创业的相关职业教育。

另一方面,土地等各类成本在三四线城市可能会更低,如果在三四线城市建立一个职业教育的学院,这样的学历制学院所耗的土地成本、人力成本比一二线城市要更经济一些,所以上市公司旗下很多的职校、院校,如新高教集团、民生教育等一些执照集团,他们的学校学院是放在三四线城市的,包括中公、华图等招录考试的机构在三四线一样有很强的包括公务员、教师、银行职员的招录的职业需求,他们的需求并不比一二线城市要少,所以这些公司也一直都在下沉三四线城市。

职业教育的获客难度主要体现在哪里?

职业教育和K12相比有一个较大差异的一点,K12教育是一个持续性的、有粘性的,职业教育实际上每一个城市相对来说更一次性一些,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学员之间的交互度就会低一点,这是职业教育获客难度的一个主要原因。

这样一个环境下职业教育所产生的焦虑感,可能并不像是K12那样是持续传递焦虑感,用一个政治不正确的观点就是教育这个行业,其实是贩卖焦虑感的行业,所以职业教育的焦虑感并不像K12是可以交叉着去传播,这是他传播上的难度。

那么从形态上就可以看到,像达内、尚德这些机构的营销费用占比非常高,需要给百度砸很多钱,需要去各个地方做营销、广告,这是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这里面有一些机构做的比较好的,还是要在职业教育里面兴起一种社群化的运营。社群化的运营就是,能在社群里面自己去传递经验、焦虑感有这样一种信息的传播,从而形成更好的口碑传递效应,不然大部分直接交易的形式:培训一次就结束了,不利于传播,所以要想一些办法去加强触达和交互。在这两个方面是职业教育的渠道上和获客上主要的问题。

怎么去寻找职业教育领域中,不断产生的新的产业职业教育投资机会?

投资人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框了一个方向,然后按照这个方向找项目,第二种是有很多人给投资人推项目,投资人从这些项目中选择。

这两种各有各的好处,如果你属于前者,是自己框定的方向,那么你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注意两个问题:一是你所摄入的这个领域有什么样的资源需求、门槛需求,是怎样的竞争格局;二是去下游的产业里了解,哪些产业的需求是更强的、在持续增长的,然后抓住下游产业的发展机会,为他做相关人才的培养和供应,个人认为这是职业教育一个打不破的规律。


资讯快读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