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烧钱”,他们“数钱”,揭秘地派职业教育里的“隐形冠军”

行业资讯 文: 发布时间:2019-03-08 浏览量:1148

1.jpg

“从滴滴到OFO,从VIPKID到少儿编程,创投型的创业都是在烧钱抢流量。我们就踏踏实实做生意。别人烧钱,我们数钱。我觉得挺好。 ”一位职业教育老兵如是说。

2018年下半年开始,教育政策开始密切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K12的野蛮生长进行了扼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更是给幼教定了性,且断绝了上市通道。然而,职业教育方面却是利好政策不断。

一位教育投资人的解释让人豁然开朗:“民办园、补习班这些民办教育越挣钱,反而说明公办教育越不好。国家真正希望民办教育力量去做的,是帮社会培养人才,是帮国家解决就业,职业教育理所当然就被支持了。”

近日,i黑马&火柴盒采访了三家职业教育企业,他们扎根大地,他们深耕行业,他们就像是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埋藏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

透过他们,我们能发现中国不只有烧钱的“天派”创业企业;透过他们,我们能更清晰地看清中国职业教育培训的发展现状;透过他们,我们就仿佛看到了无数个真实的企业,在历史的洪流里孕育出生、肆意生长、不断升级……

第一家:深耕江西的华公教育,做公务员和教师培训,员工120人,年营收6000万,毛利率40%以上;

第二家:位居广东的菲菲教育,做美容美发和化妆培训,60家分校,计划在全国开满1000家学校;

第三家:总部位于北京的567GO健身教练培训,15大直营校区,主攻零基础健身和继续教育两大健身教练培训市场,年营收1.5亿元。

华公教育

江西公考地头蛇,与中公、华图三足鼎立。

2010年,安徽财经大学毕业的余志文参加了公考,成为一名公务员。2012年,他选择下海创业。当时有两个方向:一是选择线上,当时粉笔的申论大课都是他来主讲;二是选择线下,回到江西老家自主创业。

后来,就有了深耕江西的华公教育。

2012年,公考方向的职业教育已是红海。行业里有两个巨头,一个叫中公,一个叫华图,分别成立于1999年和2001年。当时两巨头在各地市场的铺开层面已经很深了,甚至在每个地市都已经有直营性的增效。

在这种情势下,余志文抓住三个重要的因素进行突围。

第一,主打名师因素。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教育里面的师资是考生重点关注的点,或者是影响考生做消费决定的关键因素。

第二,坚持本土定位。华公做了一个定位,即“江西本土的定位”。因为本土定位,考生会觉得专注,甚至认为更加权威。

第三,选择精准营销。华公规模还很小的时候,更多的业务是接到一单算一单。那时微信还没起来,余志文等四个人就培育了几个QQ大号,以空间动态、空间日志为主,发公务员考试的干货、教师考试的干货。在广告层面上打的很少,顶多是干货之后来一个广告。当时,竞争机构更多的是铺线下的广告,打品牌、铺广告、走书店、做讲座。无疑,华公的营销更加划算且精准。

七年的时间,在江西公考和教师考试市场上,中公、华图、华公已成三足鼎立之势。“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特性,比如一个岗位招一个人,假设最后是3个人入围面试,对他进行面试培训的话,我们都会有一个岗位保护,比如A报了华公,他的对手B、C就不能报我。所以,基本上是三家分了这个市场。”

最近余志文一直在思考,谋划着走出江西,走向全国。

现在互联网知识已经泛滥了,学生想找个培训班、找个好老师,已经不是问题了,很多私人老师也都可以开个班。在这种情况下,下一个机会在哪里?

“我个人感觉应该是将服务做到极致。江西总共有90多个县,有60多个县都有我们的分校,总共70多家店。我今年有个想法,在每一个校区都搞一个类似自习室一样的精细化服务。1、资料免费打印用;2、轮回播放提前录好的课程。”

“华公去年的营收是5200万,人效约100万。今年开春到现在,已经破1000万了,今年应该会有一个爆增,从前面一两个月的数据来看,已经比去年翻了一番了。”余志文表示,公考对他来说,是一门好生意。

第一,现金流不错,利润率也是可以的,基本在40%以上。一年在省里能赚2000万、3000万,还是可以的。

第二,我个人毕业之后考了公务员,给领导当了几年秘书,在公考方面个人比较擅长。

第三,公司是我自己独资的,100%控股。去年年底进行了第一次股改,但基本上还是100%控股。

“创业真的是为了钱吗?”

余志文有了新的思考:“当你真正见了这么多人,听了那么多东西,就不会想着我只是去挣更多的钱,而是希望我玩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越玩越大,体现一些个人的价值,或者说改变行业的东西。现在华公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事业。”

菲菲教育

广东美妆教育急先锋,计划全国开1000家学校。

菲菲教育始创于1998年,专注美妆教育行业已有21年。2004年,刘至轩加入菲菲教育,并在2006年开办第一家分校。2012年,刘至轩成为菲菲教育的CEO,开始负责菲菲的整体战略布局和运营管理。

如今,菲菲教育在2015年新增15家分校,2016年新增30家分校,2015年菲菲完善公司管理体系,筹备上市。截至2018年,菲菲教育已拥有60多家分校,菲菲团队人员超过600人。

2017年起,刘至轩分别从三个方面对总部核心职能进行重塑:

第一,美妆人才培养选拔。建立完善的内部人才选拔培训机制,内部导师都通过严格的选拔与培训上岗,保障教学师资力量,内部人员培训机制让内部员工的能力不断提升。

第二,启用SAAS系统进行企业管理。注重自主研发,深入校区调研,打通企业内部流程,以数据为核心,形成规范的人员管理体系,并实现学员从学习、就业、创业等各个环节实现无缝连接,为学员提供从技能学习到创业孵化的优化帮扶。

第三,深入教研,扩大教研团队。未来,线上线下双师课堂的研发将会是菲菲教研开发的重点。2018年,菲菲投入2000万元,由国内一线名师与网红教师双线(线上线下)研发课程。

目前,菲菲教育逐渐发展为以创业培训为核心,培养可以开店的美业老板。

“今年我们准备把整个广东给占领掉,年底做到100家。然后以广东为中心,每个城市开四、五十家分校,用这样的模式切入到每一个地区。先做线下,然后再考虑整个架构的方案模型。”刘至轩勾画出磅礴的蓝图。

2019年,国内美妆行业的规模已超万亿,美妆市场巨大,美妆教育行业的市场份额300亿,由于市场分散,参与企业众多,美妆教育行业的发展迅速,目前菲菲教育占到0.5%。“因为这个行业跟饭店一样极度分散,现在我们做的美妆教育在广东是行业的排头兵,在全国可能也是属于头部企业。”刘至轩表示。

“菲菲教育与各个分校主要是项目合作关系,我们向分校提供产品、运营还有培养人才,同时又对每个项目收取服务费。但是对学校来说,其实是交加盟的资金,然后由总部来直营管理,所以现在总部的商业模是2B。我们就按照这种既像加盟又像直营的模式将学校建立起来。”

“分校校区一般会选择在商业中心,面积500平到1000平,房租月租金在3万块以内的比较多,3万到5万之间占到20%,5万以上的不要。获客的渠道都是一样的,一个是线上广告,一个是线下的地推,还有公交、大型的T台、LED显示屏等,对这些广告费的预算是不超过15%。”

菲菲教育目标很明确,目前只开学校,并且先做到1000家学校,未来再将学校与店面融为一体。“菲菲需要的是一次性爆发,所以一定要把线下学校布局做好。做到1000家学校后,1年时间我们就会有50到100万学生。我们到时做一次招商加盟,一个学校10个加盟,就会有1万家店,然后切入2C市场,就会非常轻松。”

刘至轩表示:“门店建设是美妆教育行业的基石,虽然辛苦,但是服务型企业要将基础打牢,不然就会面临某些平台没有技师、没有客户、没有服务场地的尴尬境地。如果我们在线下建设1000个教学服务中心,就有1000个服务场地。然后,既有美妆技师也有美妆会员,会员又可以发动身边的人加入到菲菲的平台,成为我们客户。我们就有技师、客户、场地,三位一体,这就是我们发展的坚实基础。”

567GO健身教练培训

深耕健身培训14年,学员月收入2万+。

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体育人口有望达到4.35亿人。其中,中国健身人群的人口红利增长最为明显。在过去的20年里,健身行业的发展漫长而坎坷,但现在乃至未来十年,仍然是健身行业最好的时代。

567GO创始人杨煦先生和刘阳女士是一对志同道合、鹣鲽情深的创业型夫妻。

2005年,杨煦和刘阳创立健身品牌--567GO。当时国内的互联网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学习资料匮乏,更别说什么含金量高的专业培训了。

567GO创始人杨煦看到了国内健身圈的现状,专门飞往德国,找到当时国际上最顶级的健身大咖导师,后来培训得到了学员们的一致认可和好评。于是,2008年,567GO健身教练培训独立创办了PIM中国健身大会,吸引了全国近500名专业健身教练及健身爱好者参与。

此后,567GO健身教练培训一直在做在职教练的继续教育培训市场。

直到某一天,有个“教练”来到567GO公司购买服饰,创始人刘阳在聊天中得知,他是做零基础培训的,但是整个培训机构却不愿进行更多的学习与提升,觉得反正小白学员听不懂,所以无所谓。

后来通过网上搜索,刘阳发现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培训机构,培训师水平良莠不齐,培训质量也难以保证。于是和杨煦决定,切入零基础教育市场。

此后,567GO开始转型,把重心放在零基础培训上面。

2009年开设567GO北京校区,2012年开设上海校区,2014年开设成都校区。“到2014年底只有3个校区,2015年,开设西安和济南2个校区,2016年我们一口气开了5个校区,校区数量开始快速增加。”杨煦表示。

起初,567GO健身教练培训拓展新校区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当时资金并不充裕,我们也没有任何外部资金的投入,也没有向银行贷款,所以完全是自有资金一点点的滚动发展。我们的第一目标是先把每一个校区都做到盈利。”

刘阳感慨,“我觉得这些年我们的发展轨迹,其实就是健身培训行业的发展轨迹。以前属于好做,竞争也小,虽然赚得也不多,但是活得挺滋润。”

2014年和2015年,567GO增长特别快,营收翻了一倍多。“我们感觉这个行业春天来了,但是我就在想,如果将来市场饱和了怎么办,如果说这个市场增长没有那么快了怎么办?”杨煦表示:“当时我们就想,应该增加自己抗风险的能力,于是也做了一些产业链上的布局。”

第一,成立健身工作室——艾威。“2015年是健身工作室快速增长的时期,我们在9月份组建团队,开了第一家工作室,2016年1月份又开了第二家。”

第二,成立健身房空间设计公司--漾健身空间设计。刘阳:“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健身房,那么必然有更多的装修需求,我们在2016年又组建了一个团队去做设计公司,这个公司既能满足我们自己校区的建设,又能服务于这个行业。”

第三,合作国际高端健身设备服务品牌--XBody。杨煦:“EMS电脉冲是未来的健身趋势。2017年,我在意大利跟XBody的创始人聊的非常投机,最终把这个品牌带到中国。今年我们又增加了13万一台的健身单车等高端训练设备。”

如今,567GO定位成健身产业链里的服务者,从单纯的培训拓展到整个产业链的服务。“我们还是在做健身这件事,只不过我们从上游的人才和设备,然后到中游的设计,整体做下来。”

“我还有一个‘私心’,因为大家对健身行业褒贬不一,很多人批判说这个行业的教练就是销售。这个说法不一定全对,也不一定全错,它是因为各种各样不好的现象,才导致大家有这样的想法。我希望能够去改变人们的这种认知。”

杨煦称:“我希望能够为市场提供大量优秀的健身教练人才,去改变这个供需关系。当供大于求的时候,这个行业就有自愈能力,就会转变调整了。”

对于健身培训市场和健身市场,杨煦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第一,美国健身房的渗透率能达到22%左右,中国渗透率不到2%,中国市场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第二,房租成本和人力成本是中国健身房的两座大山。美国有很多开了几十年的健身房,原因是美国可以买地自己建,没有高昂的房租。美国的很多教练也是兼职,所以人力成本也不高。所以没有强销售,也不强卖私教课,更加注重会员体验,形成良性循环。

第三,可以跟更多的高职类院校进行校企合作,因为他们的学生是健身行业最主要的用户群,通过健身培训,多一份专业技能的同时,拓展就业机会。

第四,老人的健身市场也值得关注。在美国所有的年龄段里面,老人的消费力是最强的,美国人的消费习惯是在晚年把一生的积蓄消费掉。

第五,健身市场还有庞大的新供给,即退伍军人。有数据显示,全中国退伍军人存量市场有5300万,每年还有20万至30万的退伍军人。军人退伍后主要从事保安、司机、保镖、工人等职业。但他们其实是最具竞争优势的健身教练人选。1)当兵都有训练的习惯,身体素质强。2)有纪律性,好管理,好培养。健身教练这个新的职业,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体面的工作,也能获得不错的收入。

不久前,有个《新职业报告》把健身教练列为收入第二的高薪职业。杨煦也透露:“我们培训出来的教练收入都特别高。上海的一些学生,第一个月就能开单10万,个人就能挣2万。工作两三年,每月就能有3万到4万的收入。”还有部分优秀学员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到了管理层,职业发展的非常不错。

尾声

前几年的创投太火了,以至于提到创业就必然想到“颠覆”、“革命”、“风口”、“烧钱”……

但事实上,这类创业往往是一将功成万骨枯,99%的创业项目都将成为炮灰。甚至有企业从A轮烧到C轮,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如今,互联网流量的红利正在褪去,资本寒冬也使得泡沫破碎,各行各业的创业者们是时候回归产业就地升级了。这时候我们就能发现,那些产业里的深耕者,才是创业的大多数,才是生意的传承人。比如我们文中提到的,扎根大地,深耕行业,各行各业里面的佼佼者和隐形冠军。

又想起那位职教老兵的话:“别人烧钱,我们数钱。我觉得挺好。”

我们也觉得挺好。


资讯快读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