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将至--三四线城市的教培机构是抱团取暖还是各自为战

  • 文:
  • 2018-08-06
  • 2201

1.png

笔者于2017年10月底开始筹备三线城市的一家教育综合体,在和一些优秀的老师和本地的一些优秀教育机构谈合作时,遇到了太多的传统思维的教培业同行。下面是一些个人之见,欢迎各位校长老师们给予指正和交流学习。

2018年已正式到来。回首2017年, 对于教育行业而言,是值得被铭记和反思的一年。

2017年,教育领域投资出现井喷现象,大手笔融资比比皆是:编程猫11月获1.2亿元B轮融资,同月爱乐奇获3750万美元D轮融资,CC视频获2.08亿元C轮融资,乂学教育获1.5亿追加投资,艺朝艺夕教育集团获1.6亿元B轮融资,智课教育获2亿元B+轮融资。8月14日,K12移动在线学习平台作业帮宣布完成1.5亿美金C轮融资。8月23日,VIPKID宣布完成总额达2亿美金的D轮融资。

截至2017年11月,K12领域有40家公司获得41起总金额60多亿人民币的融资,包括红杉资本中国、经纬中国、IDG资本、真格基金、鼎晖投资、云锋基金、金沙江创投等在内的知名天使/VC/PE,新东方、学而思等产业方,互联网巨头腾讯在内,有超70家机构投资方入局。

 2.png

各位教培机构的校长们看完上完的数据不知有何感想,但笔者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权力的游戏》中的一句台词:凛冬将至。从无秩序到饱和期,资本加码是一个对教培行业玩家不断试验和淘汰的过程。当赛道格局形成时间缩短,头部效应凸显,相关领域的竞争将变成一场加速淘汰赛,分化、洗牌不可避免。

但是三四线城市的教培机构的很多校长还以为离自己很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有危机意识,不采取应对方法;却浑然不知长夏已尽,凛冬将至。

在这里不谈教育行业的市场前景,不谈二胎政策的影响,不谈国家的教育改革,谈谈资本和在线教育对传统教育行业产生的改变吧。

三四线的教培机构校长或许会认为资本的热度在一二线城市,发生在一些品牌教育机构身上;认为在线教育离自己很远,三四线城市还是传统教育合适。这种想法就像一开始大多数服装店面对网店的冲击一样,以为很远,其实没体会到危险已经到达家门口。

■某老师:“我在自己家里带课,成本低,口碑好,不缺生源”

■某机构:“我们培训机构和很多学校有合作,学生都招不完,现金流也充足”

■某老师:“教育行业我做了多少年了,是我懂得多还是你懂得多…”

■某学校:“线上的教的不行,又看不到人,没有教育的热度”

以上为笔者在沟通过程中遇到的同行的一些言语;各位读者可以自省下看看自己身上有没这样的思维。

以下是湖北地区工商部门的一些地方政策:

1.凡是居民类开办培训班的,一经查出的罚款5000元-20000元

2. 打着教育咨询类公司办班教学的擦边球机构,一经发现,闭店办理相关资质后才可营业。

3.严禁在校老师和校外机构联合进行有偿补课等十项政策,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随着国家对民办教育的支持,一些利好的消息越来越多,虽然我们想享受政策,可行动上跟上政策了吗?

●在家带课的机构在政策之下,还要偷偷摸摸的带吗?

●资源类学校在资源没有的情况下,生源还能保证吗?

●面对在线教育的颠覆,传统的行业经验还行吗?

●面对资本的火热进入,目前现金流和资本拼得过吗?

那么我们传统教育行业面对在线教育的争夺市场,面对着大量资本对教育行业的聚焦关注,一线品牌在三四线城市的圈地布局,三四线的教育机构该怎么办呢?是顺势而为还是坐以待毙?

一. 机构品牌化

 3.png

无品牌意识,大多数机构在初期起名上追求含义,高大上,像“学思教育,学鼎教育,学忆教育,学优教育”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然后就去核名了,而且大多数搞的都是个体户经营,个体户经营的核名最简单,只需要本区域无重名就可注册,所以造成后来想扩张分校的时候,别的区域已经有雷同的机构名字了,造成为别人做嫁衣的遗憾或者纠纷;更别提想做大做强走出本土了。

 4.png

首先在培训机构起名用1.0还是2.0的起名,是自带流量的名字还是盲目跟风的。有没考虑到以后怎么做品牌的大局观,和自己的客户群体相符吗?能不能注册域名或者商标,是做本土化还是跨区经营的战略,先打造自己最基本的竞争壁垒。

二. 拥抱互联网

 5.png

现在大多数机构是连自己的网页,域名都没有,就算有个公众号也是无人维护,只是转载一些文章,排版随便搞一下;线上推广就是强制让老师发朋友圈,结果老师设置权限只同事可见;更别提自媒体运营,微博吸粉,小视频等线上话题营销,口碑传播等营销方式了。

互联网       物联网         智能穿戴,大数据是趋势,我们要学会利用互联网,而且是必须学会利用这个工具,传统教育行业的优势是有自己的流量和场地,这是线上教育布局的下一个点,拥抱互联网,打造M2O商业系统,未来不是没有机会;而且思想要年轻化,去和年轻人交朋友,看他们怎么想,在玩什么?去理解什么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

三. 商业知识学习

 7.png

一个真实的例子:一位校长说他的培训机构年赚多少钱,我问成本多少?年利润多少?这些最基本的商业常识都回答不出,后来了解之下,原来他竟然把学生的学费当做盈利,却不知预收款在会计中是债务的基本常识,就这样盲目的扩张校区,造成现金流的断裂。

很多教育机构的校长是老师出身,只关注教学产品和教学质量,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经营企业和教学是两个不同的知识架构,如果满足现状,不进行商业管理,会计知识,组织架构,薪酬待遇等学习,遇到正规军来的时候怎么办?

四. 抱团取暖

 6.png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在最近筹备的教育综合体和众多机构校长沟通中,深深的体会到这一点,认为自己的机构赚钱,为什么要和你合作,把生源给你分享?认为自己有独特的教学招数,和你合作后不就给你学了去吗?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面对一线品牌对三四线城市的圈地,不抱团取暖,放下彼此的利益,把市场占领,而是在乎自己的一点小利益,还可行吗?

利用教育综合体把行业中的小机构团结起来,一起把蛋糕做大, 这个思路在三四线城市实现起来并不难,但是会很麻烦,所以一定要有一个领头人去做这件事,去合纵连横,合纵的各方,必须要懂得放弃,运用“舍得”这种精神,大舍才有大得,不舍永远不得。而连横的一方,必须要知道在与别人合作的同时,不断深度发掘自身的潜能,强大自我。

案例: 面对跨国零售巨头和国内大型连锁企业对内地零售市场冲击的压力,许昌胖东来、洛阳大张、信阳西亚和南阳万德隆四家企业创建“四方联采”联盟。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