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子的教育综合体很赚钱?

  • 文:
  • 2018-04-17
  • 1901

2018年新政出台,加快了教育培训业“洗牌”速度,办证问题,场地安全问题,生源复耕问题、坪效问题,一大批经营不良的教育培训机构可能会“迎证”倒下,培训业与其他行业一样,正在经历一个由乱到治,从跑马圈地到精耕细作的过程,这一过程对于培训行业具有吐故纳新、重新赢得社会信任的重大意义。

4.jpg

正因为此,教育综合体顺势而生,成为教育行业与商界大佬的宠儿,也成为广大校长寻求突破与转型期的救命稻草。因在2017年到处鼓吹“教育综合体开启教培业第二个黄金十年”的言论,春节后三月份就受到不止十家以上的教育综合体的邀请去看场地与指导,不仅有民营的企业,还有国家教育部门也想利用教育综合体这种方式来解决原来教培业的“散乱差”问题,各路人马纷纷上台,教育综合体被推到风口浪尖。

但综合体运行到底如何,用围城的一句话可能很经典“外边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在没有足够经验借鉴与财力支撑或情怀坚守的话,这是一条艰辛的路。

在这点上,诚如我在去年写的文章【教育综合体,叫好不叫座】中所分析的:“教育综合体”的运营模式探索还处于起步阶段,大多处在亏损或薄利边缘。招生不足,管理遇阻,续费堪忧,部分演变为“二房东”,仅此教育+房地产运营角度看,经营成功者寥寥。

究其原因,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 综合体与监管机构之间存在深层次博弈,财税法务消防安全处理不规范

2. 综合体与地产方的竞大于合,资源撬动能力不足;

3. 综合体与培训机构缺乏深度互信,合作只在表层;

4. 多数综合体没有匹配家长消费衣食住行文体游娱健技等高利润附加值产业,只用了一部分商场面积(把另一部分拱手送人),为他人做了嫁衣;

5. 综合体并未真正从学生个人成长利益出发,对学员做个性化课程体系规划,而仅仅是拉郎配,做成了教育机构、教学产品的物理堆集。

未来教育综合体发展路径有几种?

从笔者的观察来看,未来教育综合体在功能上满足以下五种需求:

1. 学生私人定制,全面成长规划需求;

2. 家长轻松便利,粘性消费体验需求;

3. 机构互信共赢,资金融通和人才可持续发展需求;

4. 商业地产增值增效,品牌提升需求;

5. 监管机构规范、集中、安全、数据化管理需求。

因此,要做好综合体,首先要完成系统思考,从上述几类参与主体的根本需求着手,精心设计和打造整体制度流程与每个交易细节。改变“办培训”或“盘房租”的思维模式,并在融资、拿地、招商、引流、报名、教学、服务、管理过程中始终以大胸怀、大格局、大气魄要求自己,坚持利他共赢,维护多方的互信协作。

当然,随着资本与技术的进入,也有不少成功的教育综合体的经验值得借鉴,至少可以在这几方面做改进:

1、变“学员制”为“会员制”,让教育综合体真正融合为一体,这样不管是从运营管理、品牌形象方面都会有极大提升,当然,这对运营方与综合体内的教育企业关系来讲, 是一种考验。

2、扩大白天场地利用率,利用早教全日制、学前班等形式,提升场地利用率(但对场地要求高,依据【消防法】要求,楼层在三楼以下),也可以利用职业培训来提升场地利用率(如西安K12空间),进而提高坪效。

3、利用政府优势,如通过创客空间,获取政策支持和人力方面优势(如乐智汇、优班),或文化工程项目、儿童科学创客空间等方式,获取政府补助与进校拓客之优势。

尽管教育综合体两三年间,跟风者众,成功者少,作为教育培训业的一名老兵,深刻的感受是:如果做一家教育培训机构需要精明头脑,而做教育综合体必须兼备格局与情怀。

在走访合肥“艺朝艺夕”教育综合体时,其创始人余有才的一句话让我动容,他曾坚定地在内部千名员工大会上讲“如果我们做教育综合体时,从装修到教学,如果不能从孩子未来去考虑,那我们孩子也是没有好报应的”

这才是真正的情怀,这也是“艺朝艺夕”能够在短短几年内,在合肥布局几十家,然后拓展至南京、杭州,估值十亿的重要原因。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做教育综合体并不是每一位财力雄厚的教育机构校长与房企老板都能够做好的。

因此,我想寻找更多的样本让大家自己去分析,哪种模式是适合自己的。24日至26日的联盟年会上的“Z100 教育综合体”专场特别选择了几种方式去供大家借鉴:

资本赋能模式。由真格教育基金葛文伟站在资本的角度上,分析哪些类别的教育综合体才能受到资本的青睐,真格教育基金在过往的一年中投了艺朝艺夕与正人,他们有着不同于教育机构与地产商的资本视角。

理赋能模式。借助于新东方强大的品牌优势与管理优势,百学汇成为教育培训机构主动开拓综合体的先驱,其间的经验对于很多从业者都具有借鉴意义。

1.jpg

媒体赋能模式。  借助于《郑州晚报》强大的平台及公信力,郑州晚报学府教育广场作为混合制的教育广场,是值得我们所有媒体想转型,民营想介入,双方如何扬长补短,优势互补的一个典型,媒体天然具有引流聚客功能,他们做得如何,与国营企业如何合作,都值得我们学习。

4· 来自西南—成都的创世纪杨杰是个八零后,从加盟优质素质类项目到很后资源整合做成收两个多亿的教育综合体—-很IN菲克城,成为从加盟商到综合运营商的华丽墨迹;而来自西北—-银川欧美思教育广场的姚阳,则又是另外一种思路,把四万多平的闲置物业打造成各种业态共存的教育超市,而且教育版块还能实现赢利,是一个奇迹;这些都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2.jpg

5·来自华东很富的县——昆山逸仙教育综合体的宋益兴,从职业教育起家,向下延伸K12领域做成综合性教育综合体,孩子在四楼下参加培训,妈妈在五楼上学习语言,爸爸在六楼充电提升管理技能,这种教育综合体才实现了真正“综合”,一家三口都有机会参与到教育综合体的教育中来,所以效能很高,四千多平的教育综合体做到了六千多万营收 ,是目前所知晓的教育综合体中坪效较高的(达到1·5万),这可能算是对教育综合体认知上的又一次提升;而来自西北—---宝鸡易慧儿童成长空间的程远明,具有很强的市场招生营销能力,综合体未开,而招商与招生同步到位,甚至可以讲是招生先行,先有学生再招商,那就容易多了。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做教育综合体的同仁学习,也是教育综合体从理论到实操上的又一突破。

6·很后,由觅思教育与联盟百人会秘密调研一个月的【教育综合体报告】也将新鲜出炉,为大家在风口也能冷静思考,提供一份可供借鉴的理性判断的大纲。

这是联盟设立“教育综合体”的专场的第八次专题论坛,每一次争论都是一次提升,在这里,比别人提前一步看懂眼前的路。

3.jpg

 点击进入报名通道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