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丹:未来教育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和质量-名人特刊-中国教育培训联盟网

陈一丹:未来教育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和质量

  • 2018-03-28
  • 524

3月25日至27日,2018国际文凭全球大会在新加坡召开,一千八百多位来自全球教育界的专家、学者、教师等齐聚峰会,围绕“教育塑造未来”这一主题深入探讨。

本文根据腾讯主要创始人、一丹奖创办人陈一丹先生开场演讲—《面向教育未来》整理。

8072d96aaa6c43a7a06207ada93e1d5c_副本.jpg

一  与教育结缘

我跟教育结缘,是在2007年前后。2004年腾讯上市后发展很快,我们也觉得办好企业之外,要更多承担社会责任,于是成立了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也是从那时开始,通过参与基金会的公益活动,与教育结缘。

中国的教育体系以公立学校为骨干,民办力量在教育方面取得突破是比较困难的。但我们还是做了一些实体办学的尝试,也取得一些进展。

我分享的第一个探索,是腾讯基金会与福田区教育局一起成立深圳明德实验学校。这个实验性项目在突破以往公立方式办义务教育,是公立非公办的性质。具体讲,学校保持公立的性质和身份,但和传统公办方式不同,学校把举办权委托给了由合办双方联合组成的教育慈善基金会,由基金会成为学校的管理主体。基金会建立机制设立校董会,校长向校董会负责;教师采用聘任制,而非公立学校的任命制、终身制。体制改变一小步、教学前进一大步,老师和学生的活力和创造性都被激发出来,明德学校在短短几年已经成长为当地很好的学校之一。

义务教育之外,我也探索了民办高等教育,这个实验田是武汉学院。武汉学院是华中首家非营利性民办大学。非营利的性质让武汉学院获得了政府和公众的信任,民办的身份让武汉学院在管理方式和教学方式的灵活度、学科建设和市场的贴合度等方面有自己的优势。

对教育工作参与的越多、与教育界的接触的越多,越感到需要对教育规律的理解和推动。2016年发起的“一丹奖”,用来支持和奖励对教育规律进行开创性探索的思考者和实践者,向他们学习、致敬和推广,也想借助这个平台吸引全球的聪明大脑一起来研究教育、践行教育。第一届“一丹教育研究奖”颁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Carol S.Dweck。她提出“成长型心态”对评估和发展受教育者的潜能影响深远。“一丹教育发展奖”颁给哥伦比亚新学校基金会的Vicky Colbert。她主持的教育项目以学生为中心融合课程、教师培训、社群参与和校园管理,为乡村地区提供优质教育,已经在许多国家落地,成效显著。

二  教育的问题

2007年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年。回顾这十年我和教育的缘分,义务教育阶段的公立非公办学校、高等教育阶段的公益性民办高校、国际学校的校董等等,每一个学校都在教育层面有自己的探索、自己的贡献,我对教育行业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心存敬佩。我也更加认识到教育在整个社会体系当中的特殊性和关键作用,更坚信教育是解决人类社会深层次挑战的钥匙。当然,我也看到无论体制是私立还是公立、无论环境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教育体系都存在一些类似的问题。

timg_副本.jpg

问题之一,是传统的授课模式与学生的预期有落差。在互联网无处不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传统的老师讲、学生听的授课模式正在瓦解。

老师不再是课堂上的唯一权威信息来源,学生们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取大量信息。老师甚至要向年轻的互联网原住民请教如何使用一些新奇技术。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正在走入人类学家Margaret Mead口中的“前喻文化”时代,需要从原来的老师教学生的知识单向流动,双向甚至多向交流。教师的职责不再是教授知识,更需要创造学习的氛围,引导学生自主学习。

问题之二,是目前考核的单一标准,跟人才培养所需的多元化和多样性是不符合的。理想中的学校教育是要充分关注到学生之间的差异,因材施教,鼓励学生试错、培养想象力和创造力,而不是以考试为中心的学术知识灌输。

但现实是,依然很多学校是从上而下逐级管理,小学、中学、大学,低一层的学校以上一层学校的入学要求为教学目的,层层筛选。

在亚洲许多国家,大学统考是指挥一切的魔杖;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各类考试成绩也是评估学校教学质量的主要参考。十年前就有改革这样单一标准考核的呼声,但十年过去,收效离预期还是有距离。

问题之三,是教育体系与现实有落差,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脱节。每一次的重大科技进步都会影响到就业市场,间接给教育体系施加变革压力。

计算机科学家、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吴恩达在回答“在什么样的场景下应该考虑使用人工智能?”这个问题时说道: “如果一个普通人能用不到1秒的时间思考解决,那可能很快就可以用人工智能实现自动化。

”翻译、图像识别、语音助手、自动驾驶、垃圾邮件过滤,这些机器做得很好的工作都属此类。不仅出租车司机在人工智能的射程内,翻译、编辑或程序员这样的白领工作也可能受到机器和算法的威胁。

腾讯的DreamWriter写作机器人,目前的发稿量是每天2500篇体育或财经新闻。这是就业市场的压力源,而应对之道应该从调整教育体系开始,比如学科建设、课程设置、学生培养方案等等,在这方面,我们做的远远不够。

三  未来的发展

timg_副本.jpg

教育体系面临困难的解决之道,也是未来教育应该发展的方向。对于未来教育的发展,我的思考有如下三点:

首先,科技发展及在教育行业的应用,为未来教育的发展提供了破局的可能。科技扮演着压力源和赋能器的双重角色。一方面,科技是压力源,正如前面提到,科技进步是教育内容调整的风向标。另一方面,科技是赋能器,移动互联网、机器学习、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正在改变课堂的形态。

Coursera、Udacity、可汗学院等机构提供的MOOC让数以百万计的全球互联网用户以极低成本接触到优质教育内容。Coursera上很受欢迎的课程接收的学生人数接近120万,这是传统课堂无法达成的。IBM正在探索将机器学习用于提高课堂效率,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在医疗等技能培训领域的实验性应用,效果不错。

其次,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实践,是培养可以应对未来挑战的全面人才的关键。一丹奖基金会委托EIU采访了包括耶鲁大学前校长Richard Levin、新西兰教育部长Nikki Kaye、新加坡NIE副院长David Hung在内的17位教育界的思想者,倾听他们对未来教育的理解。

在这些专家眼中,技能教育与通识教育不是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而是互相促进的整体。本次报告总结出6个未来教育需要着重培养的学生特质,其中既有创造力、冒险精神,也包括数字技能和跨学科知识。具体分为六个方面,一是跨学科的能力,跨出目前的专业细分的条框,具备多领域综合技能;二是创新和分析能力,未来想象力比掌握具体知识更重要;三是企业家精神,培养勇于冒险、勇于承担责任的人格特质;四是掌握数字技术,让学生适应未来与机器协作的工作环境;五是领导力,团队合作、全局思考、使命感;六是全球视野和包容的人文精神,让学生具备更宽广的发展潜力。达成这样的教育目标,必须兼顾技能和通识教育。教育的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和质量。

很后,推动教育体系向前发展的关键,不同教育主体关键在于学校的管理领导者,不同国家和地区关键在于国家教育政策的制定者。

教育是一个复杂的体系,持份者众多,校园内的学生、老师、管理者、校园外的家长、企业、政府、公益组织,几乎社会中的每一份子都是教育体系的直接或间接的持份者。驱动这一庞大体系前进当然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但在众多的教育主体——学校,核心的主要力量源泉是学校的领导者和管理者,对于私立学校来说是学校的校董会和校长管理,对于公立学校来说是主管的政府机构和校长管理。学校的管理者是校园良治的基石,是发展管理高质量教师队伍的前提,也是包括课程设置、教学互动等关键因素的守护者。

从我自己的实践来看,学校的领导者和管理者是打开教育体系革新的钥匙。而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层面,依据不同学校主体的实践形成的群体效应,国家或地区教育政策的制定和调整,将深刻影响教育的环境和导向,成为教育推动的积极关键者。

我相信,未来,教育会循着科技的进步和社会形态的变化不断调整出很佳的状态,我们对教育的理解会越来越深刻。毕竟,教育本身不是一切努力的目的,是我们追求社会的长久发展、回归人本身的幸福所必须的过程和手段。


热文推荐

发布